表述日本的看法,代言人不可或缺——肯特•卡尔德教授
[2013.10.01]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安倍政府打出了“夺回自信与自豪”的政策,但与邻国中国、韩国的关系却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紧张。我们采访了美国的远东问题研究最高权威肯特•卡尔德,请看他对日本的公共外交动态及前景的分析。

肯特•卡尔德

肯特•卡尔德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SAIS)赖肖尔东亚研究中心主任、SAIS日本研究项目负责人。获得哈佛大学博士学位后,在普林斯顿大学执教。历任战略国际问题研究所日本部长、美国驻日大使特别助理等职。近作有《太平洋联盟:重振美日关系(Pacific Alliance: Reviving U.S.-Japan Relations)》(日译本,wedge,2008年)、《新大陆主义:能源和二十一世纪的欧亚地缘政治(The New Continentalism: Energy and Twenty-First Century Eurasian Geopolitics)》(日译本,新潮出版社,2013年)等。

期待政治走向稳定

——7月的参议院选举结果,使自民党在众参两院都确保了稳定多数的席位。为此,人们对今后日本经济的复苏充满了期待。但另一方面,也出现了对外交右倾化的忧虑之声。

卡尔德 确实是这样,而这种忧虑是基于第一次安倍政权(2007-2008年)时期在诸如慰安妇等问题上的言论及政策的。安倍首相从中学到了很多,变得更为谨慎了。虽然至今仍然抱着要“改变日本”并“恢复传统价值观”的想法,但考虑到地区关系、复苏经济等问题,他不得不做出不同的选择,看似比较理性。

以美国为首的世界需要与安倍政府合作,这是毫无疑问的。即便多少存在一些不同认识,未来三年,日美两国政府在各项政策上必须通力协作,国际形势也要求日本经济增长。考虑到中国的崛起和世界局势的变化,安全保障等对两国来说都是重要的问题。网络安全、知识产权等也是奥巴马总统和安倍政府共同关注的领域,在政策方面也具有一致性。

消除“关注度差距”

——目前令日本愈发担忧的是“关注度差距”,即相对于日本对美国的关注度,美国对日本的关注度极低这样一种忧虑。

卡尔德 在以往的美国决策过程中,日本也并非是优先对象。在种种课题之中,毋宁说日本的立场没有得到彰显。日本的贡献应该更多地为人所知,但现状是并没有得到很好的认知。正因为如此,在美国史上占有一席之地的肯尼迪家族的成员卡罗琳・肯尼迪如果被正式任命为驻日大使的话,那一定能够带来非常积极的影响。

——您在去年出版的《新大陆主义:能源和二十一世纪的欧亚地缘政治》一书中,论述了地缘政治和能源问题。您为什么会关注欧亚大陆呢?

卡尔德 欧亚大陆在静静地发生着变化,它对日本和世界的未来都具有历史性的意义。苏联的解体、中国的现代化和印度的改革相互作用,产生出新的横贯大陆的增长动力。欧亚大陆与从前相比,无论政治还是经济都有了更加密切的联系,日美必须应对这种变化。

安倍首相采取了强化日俄外交以及今年春天通过历访中东、东南亚的方式来应对这一局势。特别是东盟地区,对日本来说在战略上是极其重要的。我认为,大陆主义和中国的崛起,在未来将会使这种与东南亚关系的重要性与日俱增。

重新认识日美同盟的重要性

——在与中国的关系上,您认为日美同盟将起到怎样的作用呢?

卡尔德  长期以来我一直认为,“美国、日本、中国”这个概念,有损于日美关系,不是一个理想的解决问题的方法。但是现在,在许多问题上我感到这三个国家的沟通是有益的。例如能源和环境问题。其他还包括人类安全、海盗对策等类似于安全保障的问题。

G2构想伴有危险性。当然,美国必须和中国构筑建设性的稳定关系。但是,为此而牺牲日美关系,那么从长远角度看,对这一地区是危险的。安全保障问题最终还是应该在日美框架中处理。日美中的对话,更多的是应该在其他领域发挥作用,例如能源、环境、海盗对策等。

——人们认为日本在近20年中变得内向,在国际舞台上的影响力薄弱。您认为日本是否有重返国际舞台的迹象?

卡尔德 我认为是有的。可以说这是安倍政府积极姿态的一个方面。2006年以后,日本每年更换首相,让各国政府感到不必认真对待日本政府。与中国、韩国的紧张关系,其部分原因也在于此。他们给日本政府施加压力,维护本国的利益,没有考虑为此会牺牲长期的外交政策。但是,在现政府下已渐渐有所改变,这一点我认为是好的。

安倍首相重视欧亚大陆的意义非常重大。这一地区拥有相互关系日趋密切的俄国、中国、印度等主要国家,在世界上也逐渐成为不可忽视的存在。当然,日本对自身历史的认识以及当自身政治、军事政策剧变时他国所产生的忧虑的理解,也是非常重要的。

应大力宣传日本的贡献

——最近,作为更为柔软的外交手段,日本增加了对外传播事业的支出。

卡尔德 日本在外交及政策上的当务之急是日本的复兴,以及让人们广泛了解日本正以极为建设性的方式意欲为世界经济作出贡献。例如在开发领域,主办了非洲开发会议(TICAD)等,在与非洲的关系上,日本发挥了重要作用,和奥巴马政府的关注也是一致的。但是,这些政策和贡献度还没有被人们充分理解。这些是日本现今应该优先推进的领域。

——您是否认为日本不擅长这种公共外交或是与不同文化的交流?

卡尔德 如今的日本,让我甚至感到在一些外交领域都变得非常内向。确实在美国,特别是在华盛顿,有一些雄辩四方的日本大使。但更加重要的是,无论华盛顿还使其它任何地方,在各类一线组织机构、特别是非政府组织中,需要有代言人,他们能够正确阐释日本的立场和见解或者传达那些对日本表示理解的观点。

采访、撰文:彼得•德菲(Peter Durfee,Nippon Communications Foundation理事),摘译自英文原文
摄影:Koderakei

相关报道
其它访谈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