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世界漫画的盛典
Emmanuel Lepage——凝视内心世界的旅人
[2013.08.07]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2012年获文化厅媒体艺术节漫画优秀奖的法国连环画作家Emmanuel Lepage。2012年11月初次访日,与大师大友克洋畅谈漫画、走访福岛并与众多漫画爱好者进行了交流。

Emmanuel Lepage

Emmanuel Lepage1966年生于法国•布列塔尼。1986年凭《凯尔文冒险记》正式登上漫画舞台。此后经手的作品有20多部。1991年至1998年发表了系列5卷作品《Névé》(原作Dieter)、1999年《无罪的土地》(原作Anne Sibran,日文版收录于飞鸟新社euromanga 第8号),深受好评。《Muchacho-革命之路》(日文版由euromanga出版)获日本文化厅媒体艺术节漫画部门优秀作品奖(2012年)。最新作品有《切尔诺贝利之春》(2012年,日文版尚未发行)。

与仰慕已久的大友克洋对话

“不知道这就是日本人的工作方式……,看来今天是1分钟都不让我轻松了!”

作为嘉宾受邀参加世界漫画节(2012年11月18日,东京国际展示场)的当天,在现场访谈、签名会之余接受采访的Emmanuel Lepage,发出了法国人在为难时常有的“噗——”的一声叹息。不过他的眼角依然流露着亲和的微笑,举起工作人员送上的红葡萄酒酒杯,诙谐地说:“SUNTORY・TIME!”(以东京为舞台的美国电影《迷失东京》中主人公的台词)。采访就这样,如同小憩中的闲谈,在轻松的气氛中开始了。

“这是非常充实的一天。遗憾的是没有时间在会场里转转了。不过,午饭是和大友克洋一起吃的!真让我激动啊。要知道,我以前就一直是他的读者啊。在法国正式翻译出版的第一本日本漫画就是他的《阿基拉》。现在法国出版了大量日本漫画,但那是名副其实的第一。在这样的作者面前,我感觉好像返回到了自己的年轻时代。之后渐渐地作为同行我们聊起了故事情节的展开、绘画技法等等。能和崇拜对象平等地谈论工作,太感动了。”

在福岛感受到的恐惧和愤怒

——逗留期间,听说经过日程紧张,您还是去了福岛。

“是来日本后突然决定的。我随同记者,乘巡逻车走访了饭馆村等避难地区。去的前一天还在为演讲等奔忙,所以没有一点儿精神准备。为此,到了福岛,坐进车里,才终于体会到自己处身在怎样的地方。那是在看了放射量测定器的瞬间,四年半前在切尔诺贝利感受到的同样的恐惧重新浮现在脑海里,是与那时完全相同的一种感情。但是,仅有一样不同。那就是在恐惧之后立刻涌上心头的愤怒。这不是等于人类从切尔诺贝利事故中没有学到任何东西吗?!当时我怀有这样一种强烈的愤怒。”

选自《切尔诺贝利之春》 Un printemps à Tchernobyl ©Futuropolis

——2008年您在切尔诺贝利附近的村庄了逗留了3周,去年法国出版了您根据当时的体验创作的《切尔诺贝利之春》。

“应某市民团体的要求,以素描的形式出版了逗留记,用出版收入招待遭受辐射的孩子们访问法国,就是这样一个计划。虽然素描画册出版了,但我的感受没有得到反映,对此深感不满。我想到了把它画成BD,这样,我自己可以作为出现在作品中,选择以第一人称来叙述的形式。法国近年来出现了运用报告文学手法的BD。我本人相当主观,所以不同于新闻写作。我喜欢旅行,也喜欢在外出地画素描。切尔诺贝利这个特别的地方,当然是舞台,但或许是它,让我尝试把旅行、素描、BD或者人生本身……,这些在我心中曾是孤立而重要的成分结合为一体。”

从诗人的肖像画中得到启发

——在刚才的访谈中,您说“结果,是通过出场人物来谈论自己”

“即使画的是架空的人物,实际上讲的是个人的事情。我总是试图描绘出场人物的内心世界。要使人物生动而真实,最好的方法是用自己的感受或者体验去创作,我认为这样才能画好人,不是那种定型的人物形象。比如,刚才会场上有好几百人,大家都坐着,但每个人的坐姿都不一样。也就是说,从一个坐姿上,画出只有那个人才具有的某些东西。如果不去探究这类种种微不足道的要素,我想,那就画不出栩栩如生的人物来。”

——一位来签名会的年轻女性说,您的作品体裁和她以往读过的漫画截然不同,甚感震惊。

“我一直想在BD中引进一些新的东西。运用文学、电影这类不同的故事叙述方法,甚至是借用日本漫画的手法等,都是可能的。总之,你要时刻保持好奇心,并对不同领域也多加关注。比如,创作《Muchacho-革命之路》的主人公盖布里埃尔,我是从亨利•方丹-拉图尔的绘画中的诗人兰波の肖像(※1)上得到灵感的。我受到那幅画中兰波的姿势、视线等的启发,由此想象并描绘了盖布里埃尔这个人物,为这位主人公进行了加工润色。我就是这样去寻找表现方法的。”

日本漫画与BD,相互影响和促进

——此次在日本逗留期间,有关日本漫画与BD区别的提问一定很多,你没有感到厌烦吗?

在世界漫画节的签名会上,为每个人精心描绘插图的Emmanuel Lepage。旁边是《Muchacho-革命之路》的翻译大西爱子

“怎么会厌烦呢。即使同一个问题被问了10次,但对方可是第一次听我回答啊。我小时候,BD规定一册为46页。当然,故事情节发展很快,省略很多。所以读者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图画,充分发挥着想象力去读的。然而看日本的漫画,犹如置身于故事的发展并随着数千页的“大浪”起伏漂荡的感觉。我正是为此被大友的作品所吸引,它有一种惊人的感染力。日本漫画在法国出版以来,BD也受到它的影响,在构思的自由度、故事情节的长度等方面,选择性在渐渐扩大。”

——这次和众多漫画爱好者进行了交流,这也成了您的作品以及法国的BD为更多的日本人了解的一个机会吧。

“这是我第一次来日本,除了漫画节的活动外,还参加了各种讲演会、研讨会。每次都有很多人到场,使我感到自己的作品逐渐为人接受。我猜,有很多读者是在这个会场第一次看到我的作品的。就像日本漫画影响了法国的年轻BD作家那样,希望BD也能对日本年轻漫画家起到一些促进作用。大家都去作同样的东西毫无意义,重要的是得创造出新的表现方法。”

摄影:花井智子

(※1)^ 法国画家亨利•方丹-拉图尔(1836-1904)的作品“桌子的一角”(1872年),描绘的是和七位诗人、作家围聚在桌子一角的18岁的诗人阿蒂尔•兰波。

相关报道
专题相关报道
  • 彼特&史奇顿 为了不断创作凭《黑暗城市》而荣获文化厅媒体艺术节漫画大奖的贝涅‧彼特和冯索瓦‧史奇顿。我们请号称特喜欢日本的这两位欧州漫画名搭挡谈了他们长年来的创作秘诀。
  • Bastien Vivès——法国漫画的未来2013年7月,以《氯气的味道》闯入日本漫画界的法国80后漫画作家Bastien Vivès。去年在参加“世界漫画节”首次来日之际,他向我们娓娓而谈自己对日本的印象。
  • 日本漫画大师与欧州连环漫画军团 浦泽直树之卷现场访谈令“世界漫画节”会场热气沸腾。在第二场里,请看浦泽直树与法国、比利时的连环漫画代表人物贝涅‧彼特和冯索瓦‧史奇顿这对著名搭档的精彩对话。
  • 现场访谈记:日本漫画大师与欧州连环漫画军团 大友克洋之卷在东京举办的“世界漫画节”现场访谈中,闻名世界的大师大友克洋向2位法国人气作家提出了各种问题,将一个独具特色趣味盎然的欧州连环漫画展现在众人面前。
  • 漫画并非日本独有!全世界都在看日本的“Manga(漫画)”,而日本人对海外连环画却没有太大兴趣。这里难道也存在现代日本人“不愿走向海外的意识”?为改变这种情况,一位法国人站了出来。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