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时尚中的传统美“Cool Traditions”
土屋皮包制造所:硬式双肩书包工坊
[2016.11.28] 其它语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土屋皮包制造所创办于1965年,工匠们用手工制造出一个又一个精致的书包。在今年夏季订单纷至沓来之际,nippon.com日本网探访了开足马力生产之中的工坊。

将柔软度不同的一张张皮革缝制成书包

一进入体育馆般的工坊,眼前只见红黑两色的学生双肩背书包堆积如山。“我们做10个书包,就要让10位用户满意。我们要做日本最好的书包”,土屋皮包制造所的创始人土屋国男先生如是说。他穿着牛仔布工装围裙出现在我们面前,看上去怎么也不像已经78岁了。“即便是500个书包,也不允许出现一点点的失误。因为对于购买书包的人来说,那个书包就是全部了。”

已经创办51年的土屋皮包制造所常年生产书包,要经过300多道工序把150多个部件组合起来才能做成一个书包。

首先,从独创的背衬开始。为了让背衬又柔软又贴身,在背垫材料里使用了两种聚氨酯材料。通过手工操作,把聚氨酯材料和皮革缝合在一起。特别是在背部,使用了通气性好的天然软牛皮。背衬部分带有U字型的凹凸,这是为了防止孩子们出汗导致焐热,背起来更舒服。

制作U字型背衬

虽然制造过程中也会使用缝纫机等机器,但基本依靠手工制作。用来制造书包的皮革一张张都像富有生命,每张皮革的柔软度都不一样。因此,如果完全依赖自动化操作,制造出来的书包会出现扭曲的情况。

在容易磨损的边角部位,运用名为“菊寄”的技法,用指尖和锥子做出细细的褶子(左)考究的金属构件上带有品牌Logo(右)

公司的目标是,制造能够随心使用、永不变形的书包。在孩子们的生活中,跳一跳、蹦一蹦、跑一跑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了。所以,为了让书包框体不至破损,特意加入了结实耐用的芯材。侧边背带也添了增强带并做了缝边处理,使之更加牢靠。

由于各道工序里缝合的皮革厚度并不一致,需要调节针脚大小和针线粗细,以保障缝纫机缝制时不出现毫米级错位的情况。据说,仅仅因为没把握好针脚的平衡,就可能使书包立显土气。

简洁而有格调的高品质书包,孩子们用上6年,到12岁都不觉得腻烦,将成为孩子们美好记忆的载体。

用缝纫机进行整体缝合

土屋先生向负责最后一道缝制工序、已有五年工作经验的员工作讲解

熟练的工匠在拼合书包框体部分

相关报道
专题相关报道
  • 和纸的世界 诞生于废纸中的西岛和纸明治时代以后,随着机器抄制的西洋纸的出现,日本各地的手抄和纸作坊逐渐销声匿迹了。然而却有一个生产和纸的小村庄以非凡的热情坚守传统的抄纸技术,并幸存至今。这就是位于山梨县身延町的西岛手抄和纸之乡,据传这里生产的和纸曾经进献给武田信玄。
  • 和纸的世界③用美浓纸制作的“和伞”日本岐阜市加纳町,早在江户时代就是“和伞”(日本特色的油纸伞——译注)产地,这一传统一直传承至今,以生产五颜六色的“蛇眼伞”(因撑开后呈蛇眼状而得名——译注)而闻名。制伞材料取自附近乡村的优质苦竹和美浓产的彩色日本纸。“和伞”的魅力,在于纤细、轻巧、牢固,而且无论开合皆迷人美丽。
  • 探访忍者之乡“伊贺”与“甲贺”从南北朝时代(14世纪)到江户时代,忍者一直活跃在日本各地。其中尤以伊贺与甲贺的忍者作为最强的精英集团最为著名。来到两地的相关设施,就可以亲身体验忍者的修行和生活,亲手把玩下他们实际使用过的道具。
  • 建筑设计师KARL BENGS:让古民宅和社区重获新生一个德国建筑设计师,只身挽救了处于存亡危机的位于新潟县深山里的村落。他将老旧的民宅一个一个地进行修复,以自身努力让社区人们体会到了乡村生活的妙趣。不久,这个村落作为“古民宅村”而为人所知,移居而来的人也多了起来。我来到位于偏僻的竹所社区里KARL BENGS的家,拜访了这位创造奇迹的设计师。
  • 加藤卓男:为复原虹彩陶器奉献一生的陶艺家岐阜县多治见市不仅是闻名于世的“美浓烧”陶瓷产地,也是早在三个世纪以前就已销声匿迹的传统陶艺“古波斯虹彩陶器(Lusterware)”的重生之地。陶艺家加藤卓男历经近20年的反复试验,终于成功再现了长期以来始终是一个谜团的虹彩陶器制作技法。现在,加藤卓男之子加藤幸兵卫继承了父亲的遗志,正与伊朗方面有关人士密切合作,致力于推动虹彩陶器重归故里,落叶生根。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