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斷蛻變的大都會,TOKYO

由德川家康一手打造的巨大都市東京;幾經破敗與復甦,江戶終歸是東京根基(下)

歷史

明治維新過後,江戶改作東京,朝著西化急速邁進。即便關東大震災與東京大空襲屢屢把東京燒成了灰燼,然而,這座城市卻一再重新崛起,且東京的根基仍是那座由德川家康一手打造的江戶城。

一如前次刊登的(上)集所述,東京原本是塊雜木橫生、濕地滿佈的寂寥土地,後經德川家康開創江戶幕府,才得以在百年的光陰裡茁壯為巨大的都市。隨著時代進入明治之世,政府當局為了邁向近代化而從西歐招攬專家,使得西式建築林立於東京街頭。

關東大震災造成的毀滅性傷害

明治維新後,東京都心的政府廳舍與辦公商務區多了不少西式建築,但一般商店林立地段與住宅區仍一如既往,多半是密集比鄰的木造建築。1923年9月1日,規模7.9的關東大地震發生,東京市(今之東京23區)各處不斷傳出火警,都心地帶化為火海,共計有190萬人受災,死亡與行蹤不明的民眾則超過10萬人。

除了大藏省、內務省、警視廳等主要中央政府廳舍外,許多文化設施與商業設施如帝國劇場、日本橋三越本店等均慘遭火舌吞噬。師法西方技術點滴打造起的新興首都,仍敵不過地震的驚人威力。

在之後的首都重建工作中擔綱要角的人,是大震隔日立即走馬上任的內務大臣後藤新平。他一上任便開始起草「復興帝都」的徹底重建計畫,四個星期後,後藤在9月27日成立帝都復興院,任內務大臣兼復興院總裁。原本他希望編列40億日圓的重建預算,相當於那時一般政府預算(約15億日圓)的2.7倍之多,但後來議會不同意這個天文數字,只得做罷,最終壓縮至6億日圓。

震災過後沒多久,後藤便打了電報給素有親交的美國行政專家Charles A. Beard,希望能延攬他來東京。Beard回覆後藤的電報裡大意是「要蓋新道路,禁止建造會擋到道路的建築物,也要統整火車站」。當時東京市人口已突破300萬,人口過度密集、住宅不足而且道路窄小蜿蜒,也還沒整頓好下水道,整體環境相當惡劣。後藤認為Beard的建議深得我心,便開始擬定計畫,試圖於重建時一併解決東京在震災前就有的問題。

包括縱貫東京中樞的靖國通、晴海通、昭和通(當時稱大正通)、隅田公園、濱町公園等都市綠地,都是那時順利推動的大規模案件。至於環繞東京中心地帶的JR山手線,在關東大地震發生前,遲遲無法從地主手中收購上野至東京車站間的土地,導致圓環缺了一個角。震後大火燒遍東京,土地收購水到渠成,環狀的山手線得以於1925年正式開通。

透過震後重建事業,許多道路規劃與設施紛紛整頓完成,大規模的土地重劃也同時推動,可以說今日首都東京的根基正奠基於此,一點也不為過。

另一方面,面對市中心嚴峻的火災災情,許多民眾選擇遷到郊外生活,連帶促成了藝文界人士的遷居,形成所謂「鎌倉文人,浦和畫家」的景象,住在環境美好的郊外儼然成為一種身份階級的表徵。住宅用地的買賣蔚為風潮,民間企業開始鋪設鐵道以連接市中心與住宅區,這些種種都是關東大地震後才出現的現象。

東京大空襲後的重生

面對關東大地震造成的巨大傷害,東京雖然在短時間內重新站起來,但緊接而來的第二次世界大戰卻又讓東京陷入了一片火海。從1944年11月到戰事結束為止,東京在這段期間承受了106次空襲。其中,1945年3月10日在深川一帶的大空襲,更造成了超過10萬名死者的慘狀。接連不斷的空襲幾乎把東京中心地段破壞殆盡,徒留大火吞噬後的荒地。

然而,重建以飛快的速度展開,戰爭結束後約莫10年,經濟規模便恢復到戰前水準。為了彌補勞動力的不足,念完中學的應屆畢業生們從地方都市來到東京,集體就業成為一股風氣,這些年輕人是日本高度經濟成長中不可或缺的一角。1964年舉辦東京奧運時更推動了各項事業,諸如開通全球第一條高速鐵路「東海道新幹線」,以及鋪設首都高速公路等等,無一不是為了向世界彰顯日本已從敗戰陰影裡崛起。1968年,日本第一棟超過100公尺的摩天大樓,霞之關大樓竣工。接著,都市計畫法於同一年修法,建築基準法也在1971年時修訂,使得東京都心地帶掀起建設熱潮,搖身一變成為摩天高樓林立的街區。

圖為1968年開業的「霞之關大樓」,乃日本第一棟摩天大樓,地面建築36樓,地下3層樓,高達147公尺。如今已邁入第50個年頭的「霞之關大樓」,至今仍作為辦公大樓使用,但在日本建築物高度排行榜上已掉出100名外。

第二次東京奧運與日本橋

現在,為了將於2020年舉辦的東京奧運,東京的各種基礎民生設施與都市機能都在重新評估中。作為都市已進入成熟期的東京,大概沒辦法像1964年舉辦奧運時那樣,在景觀方面大幅改頭換貌吧。可是,這座都市正試圖在資訊安全領域、對未來自動駕駛社會的應變力,以及強化防災能力等各種層面上力求進化。即便已成熟,東京仍馬不停蹄地持續進化。同時,這座城市也在瞬息萬變之中,保有她的不變。

不論東京的外觀如何一再翻新,這座城市的根基,仍是德川幕府打造的那座江戶城。關東大地震與東京大空襲後推動的重建工作中,環繞於江戶城週遭的內濠與外濠,還有與其相連接的溝渠,成為民生設施整頓的基盤。地下鐵路線貼著昔日的外濠鋪設,各種幹線道路與高速公路沿著溝渠興建。而大名宅邸的廣大腹地,則成為政府廳舍與大學、公園的用地。

位於日本橋橋墩處的「日本道路起點標示」複製品,實物埋在日本橋上的車道中央部分。

「日本橋」建立於德川家康在江戶創立幕府那年,這座橋中間埋著「日本道路起點標示」,一如這裡曾是江戶時代的五街道起點,「日本橋」正是日本道路的起點。「日本橋」在1911年時成為現在這樣的石造二連拱橋,並躲過了關東大地震與太平洋戰爭的摧殘。關東大地震時火災燒出的煤灰痕跡,還有東京大空襲投下的燒夷彈痕,至今都還留在橋上。

日本橋跟江戶幕府於同年創設,今天的石造二連拱橋是第19代日本橋,竣工於1911年。它成功躲過關東大地震與東京大空襲,持續使用至今。

國土交通省與東京都正在研議,要把蓋在「日本橋」上方的首都高速公路移設至地下,並期望於2020年奧運過後動工。首都高在上一次東京奧運的前一年,亦即1963年時,覆蓋了日本橋的上空。那時為了迅速整頓民生設施,力求壓縮收購土地的時間與建造成本,強行通過了沿著日本橋川建設高架道路的工程案。

時隔50多年後,重新找回日本橋景致的計畫登上檯面,象徵著東京是座持續改變的城市,也象徵著這座城市的不變。

標題照片:從上方覆蓋了日本橋及上空的首都高速公路

撰文、圖片:nippon.com編輯部

東京 歷史 江戶 奧運 德川幕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