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AKB48,看新一代娛樂文化內容戰略

永田寬哲 [作者簡介]

[2014.11.18]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ESPAÑOL |

打破禁忌的「總選舉」

作為每年一大例行活動的「選拔總選舉」,受到粉絲乃至全體國民的極大關注,如今已成為偶像組合AKB48的代名詞。這個「總選舉」,並不是AKB48成立之初就有的,它其實是在粉絲的呼聲中誕生的,而知道這一點的人恐怕出乎意料之少。

當初,部分粉絲對製作方一直將舞臺中央位置安排給前田敦子的做法提出異議,經營方於是提出了一項具有挑戰性的建議:「那就讓她們憑自己的能力來爭取這個舞臺中央位置吧」。豈料,這個提案竟發展成為今天如此之大規模的「選舉」活動。

在「總選舉」活動誕生之前,將偶像組合成員的受歡迎度排名列位並公諸於眾被視作忌中之忌。比如握手會之類,一般都由全體成員一同參加,可以分頭和成員單獨握手這種想法本身,無視傳統,屬於另類的獨立製作人式的做法。另外,音樂會等場合一般會銷售偶像組合成員個人的周邊商品,它們理所當然地是由經營方按照各個偶像的人氣度決定製作數量的。而這個數量,經營方甚至會特意採取隱藏庫存的方法,來避免讓偶像成員和粉絲們對個人的人氣度大小有所察覺。「總選舉」就是將這個一直被視為禁忌的組合成員內部的人氣排序,驚人般地簡單明了、毫無掩飾地暴露在世人面前。它可稱得上是一個顯現缺點的活動,但毫無疑問,正是這一特點,引發出了如今這般狂熱。

一大誤解:「一票1,600日圓的金權選舉」

這樣的「總選舉」,常被人揶揄成「一票1,600日圓的金權選舉」(因為1張1,600日圓的CD附帶一張選票)。的確,對每個人的投票數沒有規則上的限制,而選票又是需要花錢購買的。但是我想極力強調的是,人們對這個投票選舉的認識中存在一個很大的誤解。(其實投票方法不盡相同,有時一張選票不到1,600日圓,因不屬於本文討論範圍,暫且不提。比如今年的總選舉,平均一張選票是900日圓左右。)

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實際上這個「總選舉」,有許許多多金錢無法解決的因素存在。首先,想要大量購買CD就有很大的局限性,許多網店和音樂CD專賣店都限制購買數量。即使沒有數量限制,在一家店鋪可以購買的數量也是有限的。實際上你若想購買一千張以上的CD,就不得不跑幾十家店鋪,或者只能在官方網站提前預訂。這至少需要在CD銷售一個月前就開始有計劃地去準備,等到進入選舉階段後再大量購買將是極其困難的。

其次,假定你已經購入了大量CD。但是,想要把這些選票全部投出去也非輕而易舉之事。我本人就有過這樣的經歷。拆開CD的包裝,抽出封在歌詞卡中的選票,然後登入投票網站,從296個候選人中選擇你要投票的偶像,輸入印在選票上的16位隨機英文數字。這一系列的操作無論怎麼熟練,要完成一次投票也需要1分鐘以上的時間。

照此計算,那麼1小時可投50票,如果想投1,000票,則需要20小時。投票期只有2週多,在這麼短的時間裏要抽出20個小時是相當不易的,況且,如果是2,000票、3,000票的話,靠一個人操作幾近不可能。而這種連續性的單純作業,再加上選票又是花錢買來的,委託毫不相識的人操作很不現實。因此尋找值得信賴的朋友,有計劃地進行投票活動就變得十分必要,而其中的「高難度」是局外人無法想像的。

共同分享「選舉戰」樂趣的中國粉絲

基於上述實際情況,讓我們重歸主題。在去年的「總選舉」中,網上傳布了幾名中國粉絲為指原莉乃籌集9,000多票的情形,此舉成為她贏得選舉第一名的一大因素,引起人們的熱議。

實際上,據說這是中國的指原莉乃粉絲團的集體投票,而指原莉乃15萬票的得票總數中,至少有6%來自中國這一事實令人吃驚。記得在握手會會場,面對迎面而來的中文一時竟有些手足無措之感, AKB48在國外也擁有如此巨大的影響力。

但是,猶如先前所述,大量選票不僅需要資金,資訊收集能力和組織能力同樣不可欠缺。中國粉絲一致團結,克服了身處國外這道障礙,共同分享了「選舉戰」的樂趣。類似情景你在日本各地當然也能看見。今年的「總選舉」共有296名成員參加競選,相應的就有296個「選舉委員會」組成,它們在臺前幕後展開了各種助選活動。

粉絲團的巨大影響力

我向來認為,AKB48戰略中所具備的真正劃時代的特性,在於「徹底調動粉絲團的積極性」。選舉戰時,不僅僅是金錢,必不可缺的還有粉絲的團結——只要看看這個事實,也能深切感悟到這一特性。一般大家都知道,她們每天在被稱為「劇場」的專用演出場地公演,那裏只能容納250人左右,和她們的人氣相比,「劇場」實在是小得令人難以置信。

因此入場券的抽籤競爭超過了100倍,幾乎很難中籤。但她們一心一意地一直堅持在這個小劇場演出。當然超級人氣的偶像成員畢竟還是難得在這裏演出的,但即便如此,一年一度的慶生活動——「誕生祭」,還是規定每個成員都必須參加。而且,粉絲團每次都和經營方一邊交涉一邊進行準備工作,它們對公演擁有相當大的影響力。

如果是那些所謂的「地下偶像」(幾乎不在媒體露面,以參加現場演出和活動為主的偶像),如此做法尚能理解,但已成為當紅偶像的她們一直堅持這種演出方式,實在讓人吃驚。

新一代內容文化戰略的啟示

這種由粉絲團醞釀而成的內容文化現象,在網路上隨處可見,近年最具代表性的恐怕就是《初音未來》。它們的共同之處在於,都是先有一部分狂熱的粉絲組成社團,將他們自身無比的熱情轉化為動力,並以此為基礎把一般人也吸引進來,不斷擴大規模。

「虛擬偶像」初音未來也是一名「可以見面」的偶像。(照片:時事通信社)

毫無疑問,初音未來是日本最為典型的娛樂文化內容,而AKB48,如果其收益的6%都來自海外的話,那也是決不能忽視的一個規模。這和通過網路傳播擴大影響並同樣在海外大受歡迎的Kyary Pamyu PamyuBABY METAL等,雖然表面上看似相近,但在運作手法方面實則大不相同。

我個人認為,更加先進的運作手法是初音未來和AKB48。因為近年來,積極應用網路進行內容推銷已成為重要的前提手段,在這種背景下,「可以見面的偶像」這個理念本身雖然是極其傳統的模擬式手法,但同時在本質上它和初音未來一樣,完全沿用了網路體系。新一代的娛樂文化內容戰略,或許可以在此獲得啟示。

(2014年7月22日)

標題圖片:AKB48成員大島優子的「畢業」演唱會(2014年6月8日,時事通信社提供)

  • [2014.11.18]

1979年生於香川縣,自大學時代開始作為自由撰稿人活躍至今。2007年擔任PIXIV公司副總經理,參與創立了為插畫藝術特化的社交網路服務站「pixiv」。偶像組合「虹Conquistador 」的總製作人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