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石碑——有感於牡丹社事件

平野久美子 [作者簡介]

[2016.06.17] 其它語言:日本語 | 简体字 |

腐朽斑駁的歷史

今年春天,我在那霸與沖繩大學的又吉清盛教授見面時,從教授那裏第一次聽說了長崎有一座與牡丹社事件相關的石碑的事。

石碑佇立在陡峭坡道的登頂之處(圖片提供:平野久美子)

我立刻聯絡了當地的大學教授與對歷史所知甚詳的友人,獲得了在長崎市東邊的西小島町一帶石碑似乎仍然現存的回答,於是決定出發前往長崎。

從昔日「唐人屋敷」(江戶時代「鎖國」政策下建立的中國人住居區——譯註)所在地館內町,踏著陡峭的石階攀登而上,一個大約300坪、由石牆圍繞的場地頓時出現在眼前,走近仔細一看,這塊空間的一部分延伸到小學校園的後院。進去之後,就會看見建於1875(明治8)年的「臺灣役戰歿之碑」和「征臺軍人墓碑」,與戊辰戰爭參戰紀念碑「振遠隊之碑」並列佇立其中,四周雜草叢生,落葉滿地。

石碑全數都已變色呈黑。一旁則可見由各地出兵戰死、或者是病死的兵士的墳墓,像將棋(日本象棋)的步兵棋子一般排列著。視線中與墓地及小學校舍2樓幾乎相同高度的,是以坡道多而聞名的長崎獨有的風景。從1861(文久元)年開設的西醫醫院「小島養生所」就在旁邊一事來推測,當年因感染了瘧疾而返鄉的兵士,應確實是在此接受的治療。

「征臺軍人墓碑」(左)和當時的大倉組捐獻的石燈籠(中),右為合葬殉職軍人軍屬的「軍人軍屬之碑」(圖片提供:平野久美子)

「臺灣役戰歿之碑」上銘記著出兵的意義以及永久彰顯戰歿者名譽等的內容,「征臺軍人墓碑」上則記載著天皇在明治7年4月發出敕令一事,以及出兵臺灣的日本軍的輝煌戰果等內容,但文字早已斑駁難辨。一手拿著事先準備的資料(做參考),一手試著去石碑上勾勒以漢文文體書寫的碑文,漸漸地我的手指尖上微微感觸到了「牡丹鄉之賊」這幾個文字。

帶領我到訪的友人介紹說:「每年一度在春分的時候,似乎有志工聚集於此,進行供養祭拜,但市民們幾乎對此事一無所知。」

長崎市的文化財保護課表示,牡丹社事件的石碑並非屬該市管轄;而在向護國神社的社務所詢問後,也得到了資料因為原子彈爆炸而遭焚毀、詳細的事情並不清楚的回答。明治初期的長崎,曾經設有擔綱臺灣問題的中央政府外派機關「蕃地事務局」,而長崎作為1874(明治7)年出兵臺灣的據點港口,發揮了很大的功能,即便如此……。今天,活躍於近代日本舞臺的英國商人哥拉巴(Thomas Glover)等人大受讚許,三菱造船所的船塢、吊車等作為近代工業遺產,也吸引了公眾的目光;而與此同時,又存在著為人遺忘的歷史,風化的記憶。

  • [2016.06.17]

紀實文學作家。曾在出版社工作,後開始寫作活動。亞洲茶愛好者。2000年,著作《淡淡有情》獲得小學館紀實文學大獎。創作題材涉及亞洲各國,同時十分關注臺灣的日本統治時期。著作有《鄧麗君的夢想華人歌星傳說》(筑摩書房)、《中國茶風雅的背後》(文春新書)、《多桑的櫻花──從臺灣漸行漸遠的「日本」》(小學館)、《創造了水之奇蹟的男人》(產經新聞出版、農業農村工學會著作獎)等。個人HP:http://www.hilanokumiko.jp/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