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教育第一線
杉並區立和田國中的努力

代田昭久 [作者簡介]

[2012.01.24]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日本從2011年度開始逐步實施新學習指導要領,目的在於提高學生的基礎學習能力水準。因積極開展先進的教育實驗而廣為人知的杉並區立和田國中的代田昭久校長將為大家介紹“寬鬆教育”與新學習指導要領以及日本教育第一線的實際情況。

“寬鬆教育”是日本本著減輕孩子們的學習負擔、確保心靈空間、培養更加自由開放的思維這一觀點而實施的。比如,就綜合學習時間來說,為孩子們準備了可以參加課外活動和社區活動的時間,還減少年度的總課時數,引進了“完全學校週五日制”(雙休制)。然而此後,在國際學習能力調查等測評中,日本孩子們的學習能力水準明顯下降,因此,從2012年4月開始全面實施的新學習指導要領提出了“擺脫寬鬆”,並將各學科的課時數(國中3年,小學6年)增加約10%,重新明文載入了培養思考能力、判斷能力、表現能力與掌握基礎的、基本的知識和技能等項目。

“寬鬆教育”的理念無可厚非

本人認為,“寬鬆教育”所追求的培養“獨立思考能力”的理念絕沒有錯。即使存在問題,恐怕也是由於其理念未能獲得教職員工和家長的充分理解,以及實現該理念的具體措施未能在教育第一線有效發揮作用。

戰後很長一段時間,日本的學校實施的是“填鴨式教育”,將灌輸知識作為重點,未能充分培養孩子們主動學習的意識和獨立判斷的能力。因此,日本調整方向,從填鴨式教育轉向了寬鬆教育。減少課時數,各個學校開拓思路,設置了可以開展多樣化學習活動的綜合學習時間,並開設了尊重和發揮孩子們個性的選修課。

然而,為了更好地利用綜合學習時間,自由設計授課內容,需要超乎想像的精力。同時,由於受教師個人素質和能力影響很大,致使每個學校的實際工作出現了較大的差距。有的學校只是簡單隨意地安排授課時間,敷衍了事,比如為運動會和畢業旅行等學校活動做些準備之類的例子屢見不鮮。此外,在選修課方面,要么孩子們的選擇存在偏頗,要么設施和設備條件有限,孩子們未必能夠選上喜歡的課程,要么教員沒有餘力進一步教授拓展知識面的課程,這樣的例子也不在少數。寬鬆教育的理念及其在第一線的實踐之間產生了相當大的差距,從學校來看,不可否認存在這樣一種感覺——教員負擔增大,一些不符合教學第一線實際情況的東西也完全委託給了學校。

寬鬆教育存在的另一大問題是,過度減少了課時數。為了讓孩子們切實掌握最起碼的知識,必須保證一定程度的課時數。由於大幅削減了課時,產生了補習的必要,反而給學校增加了負擔。可以認為,由於未能充分掌握基礎知識,導致無法培養“獨立思考能力”,而這卻正是寬鬆教育的重要目的。

毋庸置疑,支撐日本高度經濟增長的是戰後的學校教育。只求正確答案,一味灌輸知識的教育方法,在穩步上行的經濟發展時期確實發揮了作用。可是,達到發展的巔峰,經濟進入成熟期後,價值觀多樣化且變化莫測的社會要求人們必須具備主動學習的意識和獨立判斷能力。因此,我認為大膽轉變教育方針的做法應當得到肯定。我想重申的是,寬鬆教育所追求的理念無可厚非。

2011年度開始在小學全面實施(國中從2012年度開始)的新學習指導要領,在繼承寬鬆教育的理念的同時,就出現的種種課題,觸及了具體的解決手法,我認為這是一個巨大的進步。該要領明確指示,重要的是要確保課時數,讓孩子們掌握各學科基礎的、基本的知識,利用這些知識培養思考能力、判斷能力和表現能力,以及重視上述兩者的平衡關係。

同時,要領在充實學生語言活動這一主題中表示,除了國文課外,還要在所有科目中培養學生的語言能力,我對此深有同感到。由於小家庭化、地域關係的淡薄化,以及移動電話電子郵件功能的普及等因素影響,孩子們的交流溝通能力不斷遭到剝奪,在這樣的社會環境中,為了恢復這種能力,努力充實語言活動,是幫助孩子們創造美好未來的學校才能完成的重要任務。

不過,儘管引進新學習指導要領將在一定程度上將保證學習能力的提升,但最終能否培養該要領推崇的“生存能力”,其成果取決於教職員工及監護人等學校相關人員能否理解這一理念,並反映到具體的教育活動中去。

成長自立,貢獻社會

那麼,和田國中在教育活動方面做了怎樣的努力呢。

和田國中是一家公立國中,於2003年在東京都內開創了由民間人士擔任校長的先河,長期以來實施了大規模的學校改革。2008年,我做了和田國中第二任來自民間的校長,至今已有4年,而且明年,和田國中的學校改革也將迎來第10個年頭。前任校長藤原和博先生與我的年齡和經歷不同,管理方法也存在很大差異。但我認為有一點是共同的,就是我們有強烈的願望,希望憑藉自己在商業場合上的經驗,“將孩子們培養成自立於社會的人”。

校長辦公室裡貼著“自立貢獻、獨立自尊”的字樣

“自立貢獻~奮力追逐夢想,成為貢獻社會的人才~”

這是和田國中的經營目標,也就是我們的教育藍圖。對於許多孩子和年輕人來說,現在是一個難以描繪自己的夢想和希望的時代。然而,我們希望他們即使遭遇挫折和絕望,也不放棄夢想和希望,獨立思考何行動,成為新社會中大顯身手的中堅力量。我們在教育藍圖中寄託了這樣的期待。作為國中生,為考上高中而努力自然是重要的。但是,更加重要的,是要從13歲這個處於邁向成年的年齡開始,逐步思考自己走入社會時應該如何生存下去。不能光考慮個人得失,必須作為社會的一份子來思考自己應如何行動。我認為,即便不談去犧牲(Sacrifice),但教育孩子們胸懷關愛之心,樹立貢獻(Contribute)意識具有重要意義。

長期以來,和田國中之所以能夠開展各種各樣的學校改革,都是因為我們有明確的學生培養目標。換而言之,除了全校師生外,我們還向各位家長及地方各界人士宣傳“自立貢獻”的教育藍圖,贏得了大家的理解與共鳴,並不懈努力朝著共同的方向前進,或許這就是我們能夠實行改革的重要因素。

沒有答案的“社會課”,了解社會的窗口

作為將“自立貢獻”教育藍圖反映到具體工作中的教育活動,和田國中校長期實踐著沒有答案的課程——“社會課”。現代社會中存在各種無法簡單給出答案的課題。一旦成年,就必須面對這樣的問題,為其苦惱,並深入思考。因此,從國中開始養成與大家一起思考這些問題的習慣具有重要意義。

蓮舫女士正在為和田國中的學生授課

上課的內容涉及“國中生是否需要手機”“東京是否應該申辦奧運會”“向患癌國中生告知病情是否妥當”“如果(美軍)軍事基地轉移到了和田”“ 複製人能否得到承認”等眾多領域。此外,為了深入挖掘相關課題,我們還會邀請醫生、律師、運動員、政治家、疊蓆工匠和區政府工作人員等各界人士來校擔任客座講師。

2010年度,圍繞“和田國中的事業甄別與兒童補貼是否必要”這一主題,我們邀請了行政刷新大臣蓮舫女士來校擔任客座講師,為同學們授課

 

比如“我家就沒有把兒童補貼用作教育費,想必實際上將該補貼用作了生活費的家庭很多”“將籌集到的資金直接作為錢款進行分配沒有任何意義。應該賦予其更多只有依靠政治才能實現的附加價值”等,孩子們面對當時的大臣坦率發表意見的姿態,令我看到希望並感到十分驕傲。除了針對各種主題加深認識外,通過接觸不同的意見,令他們樹立“社會上存在多種觀點”的基本意識,促使他們開展更加深入的思考。

代田校長使用iPad授課

然而我認為,如果只是每年聘請外部人員進行2、3次的授課活動,學生的意識不會改變,缺乏實際意義。本人親自執教的“社會課‘NEXT’”, 1、2年級學生每月有1節課(45分鐘),每年實施10次, 3年級學生隔周有2節課(共90分鐘),每年實施20多次。同時,還開設了以報紙文章為題材寫作200字論文的“社會課‘NEWS’”(每月1次)和以年級為單位與專業人員進行交流的“社會課‘FUTURE’”。計劃在學生畢業前,至少安排50名左右的社會精英人士與學生們會面。連續性和持續性正是力量所在。

此外,從2010年度起,“社會課”開始採用iPad進行授課。我們還開發了可將個人意見即時展示給大家的應用軟件,在課堂上與更多學生分享意見,這樣就能了解、學習彼此的多樣性。

我們發現,由於上述努力產生的積極效果,3年間,構成學生學習意願基礎的“理解理由和觀點”“主動學習自己感興趣的事物”“尊重不同意見”等數值顯著提高。(圖1)

培育多樣化交流的街區力量

在未來的學校運營中,將學校和家庭、街區聯繫起來也是一項重要工作。

本著“‘好街區’創造‘好學校’,眾人共建‘好學校’,亦能創造‘好街區’”的思想,和田中學校在8年前成立了發動學校周圍地區居民支援學校工作的“街區本部”。在街區社會的人際聯繫日漸淡薄的背景下,我們有意識地啟動了學校周圍地區居民支援學校工作的活動,將街區社會擁有的各種資源融入到了學校的運營中。最初,為了能開放圖書館作為活動場所,我們邀請街區居民擔任圖書管理員,或是讓他們擔任管理草坪的綠地管理員,從這些身邊小事開始了支援活動。後來,活動逐漸擴大,又開設了以志願成為教師的大學生為中心的“週六私塾”和旨在幫助孩子們通過英語級別考試的“英語班”。因媒體報導而引起熱議的與民間企業合作開辦晚間課程“夜SPECIAL”,也是街區本部活動的一環。現在的和田國中,每到週六,總有近200名學生來學校參加街區本部主辦的各種學習課程。

基於上述成果,7年前在杉並區的23所學校中也只能排到倒數幾名的和田國中的學習能力水準,始終保持上升趨勢,去年的成績更是在東京都教育水準較高的杉並區內名列前茅。 (圖2)

我們不必為學習能力調查的結果一喜一憂,而且分析學習能力提高的原因難度也相當大。儘管如此,我仍然認為,之所以能夠產生這樣的結果,除了精心改善課程外,堅持相互問候和有規律的學校生活、與家庭聯合培養早睡早起及吃早餐等基本生活習慣、與街區社會合作開展多樣化的交流活動等旨在實現全面細緻教育活動的組合手段,都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

大地震後凸顯出的日本教育的優勢與劣勢

大地震後,日本人的規範意識、團結、奉獻精神受到了海外傳播媒體的高度讚譽。從這個意義上看,也可以說日本長期以來的教育效果得到了充分的發揮。

然而,包括企業幹部在內的領導們的迷茫失策又該如何評價呢。我想,這並非只是存在於一部分領導身上的問題,恐怕是由於許多國民未能在教育中掌握對“未來社會應該是怎樣的”這一問題進行自我思考的能力。

國家的理想與教育第一線間的差距導致“寬鬆教育”未能有效發揮作用,在新指導要領之下,理想與教育第一線之間不能再出現落差。為了避免相同狀況的再次出現,對孩子們需要具備怎樣的能力才能在未來的社會中實現自立這一問題,包括為政者及教育第一線人員在內,“獨立思考能力”的高低將成為關鍵。

  • [2012.01.24]

杉並區立和田國中校長。1965年出生於長野縣。1990年畢業於慶應義塾大學經濟系。同年進入株式會社RECRUIT工作。草擬了RECRUIT首個面向大學生的教育事業項目,開設了“RECRUIT BUSINESS SCHOOL”。辭職後,創立株式會社TOPATHLETE,就任董事長。2005年,開始與幻冬舍共同運營作家村上龍的官方網站《13歲的Hello Work》。2008起擔任現職。

相關報道
最新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