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冤案是怎樣產生的?

佐野真一 [作者簡介]

[2012.08.13]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在各類冤案相繼公之於眾之際,東京最高法院決定重新審理「東京電力公司女員工被殺事件」。該事件的尼泊爾籍被告被判處無期徒刑並已關押達18年之久。早在案發之初就一直關注此事的紀實文學作家為我們剖析重審的背景。

2012年6月7日,東京最高法院決定對「東京電力公司女員工被殺事件」中的服刑者哥賓達・普拉薩德・邁納利進行重新審判。同時,還決定「停止執行刑期」。

根據這一決定,被判無期徒刑後關押在橫濱監獄服刑的哥賓達被移送到橫濱入國管理局,歷盡18年磨難,於6月15日被遣返回故鄉尼泊爾。

僅僅是裁判獲准重審,就已經是特例了,進而在當日還宣布了停止執行刑期,甚至當即釋放並得以回國,這簡直是特例中的特例。

最新的DNA鑑定是促成重審的關鍵

首先我感到十分欣慰的是,作為考問日本司法能否獲得新生的案件,終於開啟了重審的沉重大門;而因不實之罪被關押在異國監獄長達15年之久的哥賓達終於和家人一起回到了祖國。

這個意想不到的決定的背後,存在著以下幾個因素。首先是因最新的DNA鑑定,判明了足利事件中菅家利和(※1)的冤罪並予以釋放以及布川事件(※2)的誤判;繼而大阪地方檢察廳特搜部在厚生勞動省村木厚子(※3) 原局長的案件中篡改證據一事也昭然若揭。一系列導致司法失信的醜聞接連曝光,引發了有關部門的高度危機意識,直接衝擊了法務省當局的核心領導層,它可以說起到了「反彈」的作用。

在信譽已經完全跌至谷底的司法界,這是向革故鼎新邁出的第一步。坦率地說,我認為這是一次充滿勇氣的決斷。

促成重審的直接依據是最新的DNA鑑定結果。它表明2011年7月在案發現場發現的陰毛和殘留在被害人體內的精液,與哥賓達的DNA樣本不符,屬於第三者。

去年,是日本遭遇大海嘯和核電廠事故等前所未有的大災難的年份。在這樣的時刻,找到了證明哥賓達無罪這一決定性證據,並且震撼司法世界的事件頻頻昭然於世,讓人從中感受到一種歷史性的偶合。

如果要用一句話來概括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可以說那就是我們曾經深信不疑的「安全神話」的破滅。

而司法界又如何呢?正如我們在各種醜聞中所看到的那樣,信譽明明早已岌岌可危,卻仍然死守著「無謬神話」不放。

聽聞決定重審的檢察廳官員表示:「這是一個無法接受的決定」,並針對該決定提起了抗訴。

事已至此仍欲頑抗,真是可笑之極。檢方如果不想繼續丟臉的話,就應該立刻撤回這種只是以維護自身集團的利益和明哲保身為目的的、令人汗顏的抗訴。

這完全是一種孩童般的幼稚做法,是把好不容易作出令人重拾信心決定的司法世界,再度拉回黑匣之中的行為。

  • [2012.08.13]

1947年生於東京都。畢業於早稻田大學文學系。曾供職於出版社並擔任過行業報紙記者,後成為自由撰稿人。81年因在《周刊文春》上連載“紀實日本的性”而受到關注,此後相繼發表了大量引人注目的作品和轟動性的作品。《旅行的巨人》獲大宅壯一紀實文學獎,《甘粕正彥亂心的曠野》獲講談社紀實文學獎。作品《東京電力公司女職工被殺事件》因主張被告無罪而受到公眾關注。

相關報道
最新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