瀕危的鰻魚資源——最大消費國日本應採取的對策

井田徹治 [作者簡介]

[2012.11.16]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目前,廉價的進口鰻魚加工品已為越來越多的日本人所接受,而全球鰻魚資源正在急劇減少。為此,日本有責任為保護鰻魚資源率先採取行動。

今夏,養殖鰻魚的「原料」鰻苗——「鰻線」出現魚荒,導致了鰻魚供應緊張和價格上漲,引起人們的極大關注。鰻魚資源之所以陷入了堪稱危機的境地,除了河川環境受到破壞外,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在於缺乏鰻魚資源的管理對策,以及由此招致的濫捕行為。日本的鰻魚消費量占到全球總消費量的70%以上,這意味著日本的相關行業、漁民、政府乃至消費者都對此負有巨大的責任。

只能依賴於天然資源的鰻魚養殖

近幾十年來,無論是鰻線還是河川湖沼中鰻魚親魚的產量均出現了急劇減少的現象。1961年時,鰻魚親魚的全年捕撈量甚至接近3,400t,而現在已銳減至不到200t。2011年,按成魚換算後的日本國內鰻魚消費量約為56,000t,因此被稱為「天然鰻魚」的這些捕撈鰻魚還不足總消費量的0.5%。我們日常食用的鰻魚幾乎都是國內外養殖池中培養出來的「養殖鰻魚」。

然而,由於鰻魚的人工養殖技術還遠未達到可投入實際應用階段,因此雖說是養殖鰻魚,也是將捕獲的天然鰻線放入池中投餵餌料飼養長大的。也就是說,我們的鰻魚消費其實全都依賴於天然資源。而如同鰻魚親魚一樣,鰻線的捕獲量也從1963年的230多t銳減到了現在的不足10t。本季的捕獲量再次低於10t,連續第三年遭遇了極端魚荒。鰻魚資源枯竭的危機日益凸顯,長此以往鰻魚將瀕臨滅絕的憂慮,如今已逐漸成為現實。

截至上個世紀80年代後半期,日本國內的鰻魚產量通年在4萬t的水準上波動,此外,每年還從臺灣進口2.5萬t至4萬t左右。而這種形態在1987年前後開始發生變化。其契機之一,是面向日本市場的鰻魚養殖業在中國蓬勃興起,利用廉價勞動力加工的鰻魚產品進口量出現了猛增。1988年的鰻魚加工品進口量達到3萬t,幾乎是87年的兩倍,之後一直保持增勢。 2000年,日本從中國和臺灣進口的鰻魚超過13萬t,創造了歷史最高紀錄,國內流通量達到史無前例的近16萬t。這意味著在15年左右的時間內,成長了近兩倍。

中國中轉或加工,「薄利多銷」已成固定模式

日本的鰻魚消費出現爆增,價格一落千丈。過去在鰻魚專營餐廳內食用價格較高的烤鰻(日本稱「蒲燒鰻魚」,將鰻魚去骨後切成適當長度,淋上以醬油為主的佐料,串上竹籤燒烤而成的日式烹製方法——譯註)這種消費形式也大大改變,便利商店內的便當、超市內加工好的盒裝烤鰻等變成了鰻魚消費的主流形式。據稱,如今人們在鰻魚專營餐廳的消費僅占總消費量的三成左右。在報價上也遠低於專營餐廳,鰻魚市場中「薄利多銷」的消費趨勢已經深入人心。為了應對來自中國的盒裝烤鰻加工品的大量湧入,日本國內企業也不得不開始轉向生產和銷售加工品,這也促使了消費形式的轉變。

不過,短期內的「多銷」只會導致原本就已趨於枯竭的鰻魚資源進一步惡化。日本鰻的捕撈量還在繼續減少,經中國大量進口到日本的歐洲鰻已被列入了旨在管控瀕危野生物種國際交易的華盛頓公約的管控對象物種名錄。

缺乏實效性的水產廳緊急對策

在鰻魚資源危機日趨嚴重的情況下,這種薄利多銷型的消費模式不可能一直維持下去,這是毫無疑問的。然而,日本的鰻魚銷售、流通和消費結構卻看不到明顯的變化。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儘管資源枯竭問題已經如此嚴重,在鰻魚價格暴漲的情況下,便利商店和超市仍然藉著「夏季的土用丑日(農曆立秋前的18天為夏季的土用丑日,日本人相信鰻魚有改善食慾、增進體力的效果,習慣在這一天吃鰻魚消暑——譯註)」之際,鼓動人們消費廉價的鰻魚產品,其中,還有一些企業甚至不惜降價來維持「薄利多銷」。

行政措施的缺失更是助長了問題的嚴重性。儘管這是一種重要的漁業資源,但日本卻幾乎沒有掌握任何關於鰻魚資源量和捕撈量等情況的可靠數據。沒有數據,自然就無法把握合理適當的捕撈量,除了部分縣之外,資源管理工作完全沒有展開,這些都是當前的現實狀況。在鰻魚資源減少的背景下,研究人員中早就發出了要求針對鰻魚資源實施科學調查、引入漁業管制政策的呼聲。但水產廳等政府部門卻置若罔聞,事態發展到今天這種地步,它們負有重大責任。針對鰻魚國際貿易的管理也不夠嚴密,國際貿易中存在著不透明的成分,這早已是相關業界之間的公開秘密。

由於資源的極度減少和鰻線價格的高漲,水產廳也終於在今年6月末整理出了緊急對策,聲稱將促使有關方面採取措施,減少捕撈即將產卵的鰻魚親魚並確保鰻線能夠回游到河中。但該對策不具有強制力,自治體相關人士紛紛對其實效性提出了質疑。

6月中旬,水產廳負責人訪華,與中國農業部負責人舉行了首次磋商。不過,實質性的討論只有半天時間。日方提出參觀養殖設施的要求也未能實現,下次磋商的日程也未確定。7月末,基於日本的倡議,日、中、臺三方就在三者間建立保護鰻魚資源的合作框架事宜達成共識,並決定繼續研究管控捕撈行動的問題,但由於數據不足等原因,要想實現具有實效性的國際合作仍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日本國內的資源管理對策乃當務之急

為了恢復鰻魚資源、實現可持續利用,當下最重要的工作是在日本國內貫徹資源管理,實現市場的合理化發展。必須大幅減少鰻線的捕撈量,並加強海關對不透明的進口的管控工作。

日本作為最大的消費國,如果不推進國內對策,那麼即使呼籲相關各國合作開展資源管理,也不可能獲得理解,而且只要存在不透明的國際貿易,就無法提高實效性。日本擁有全球最大的鰻魚市場,假如不率先採取行動,履行長期以來從未履行的責任,就無從實現鰻魚資源的管理。為了控制在河川及沿岸區域對鰻魚親魚的捕撈行為,並獲得準確的統計數據,由鰻魚生態問題專家、東京大學大氣海洋研究所塚本勝巳教授主導,日中韓等國行業相關人士共同參加的「東亞鰻魚資源協議會」於今年3月提出了國家統一管理鰻線捕撈活動等建議。

消費者與支撐消費的流通行業也負有重大責任。因進口鰻魚短期內的大量湧入,過去曾是高級食材的鰻魚不知不覺中成為了便利商店和超市內大量銷售的廉價食材。在進口鰻魚大量湧入導致價格暴跌的時期,每公斤鰻魚的平均價格僅為800日圓左右,而目前每公斤鰻魚成魚的價格在2,000日圓以上,似乎有些貴。但考慮到過去不少成交價格都在1,800日圓以上,那麼現在的價位還稱不上「高漲」水準。

我們必需以此為契機,促使鰻魚商業模式的轉型,從一時間的泡沫中形成的現行「薄利多銷」「量勝於質」向「質勝於量」轉變。不然,資源減少的問題將進一步惡化,食用劣質產品的消費者會拋棄鰻魚,從而加速整個鰻魚行業收益狀況的惡化和行業基礎的瓦解,形成一個永遠擺脫不了三重苦的惡性循環。其最終結果將是鰻魚資源和鰻魚捕撈業的崩潰。鰻魚捕撈業、養殖與加工、銷售流通的相關業者,更重要的是「只圖便宜」的日本消費者必須轉變觀念,採取負責任的行動。

(2012年9月11日)

  • [2012.11.16]

共同通信社編輯委員(負責環境、能源、開發問題)。生於1959年。1983年東京大學文學系畢業後,進入共同通信社。 2001年至2004年,任華盛頓支局記者(負責科學方面新聞報道)。長期致力於環境與開發問題的採訪報道,並對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總會、華盛頓公約締約國會議、環境與開發峰會(約翰尼斯堡)、國際捕鯨委員會總會等眾多國際會議進行了採訪報道。著書有《鯖魚比鮪魚腩更貴之日——處於危機中的全球漁業資源》(講談社現代新書)、《鰻魚傾訴地球環境的魚類》(岩波新書)、《何為生物多樣性》(岩波新書)等。

相關報道
最新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