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TPP運動將農協引向衰退之路

山下一仁 [作者簡介]

[2013.06.27]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العربية |

日本的農業趨於衰退,而農協的影響力依舊不減。其力量的源泉來自何處?未來將走向何方?請看《農協的陰謀》一書的作者、曾在農林水產省長期負責農業政策的山下一仁的剖析。

人們抱有這樣的難解之謎:

「日本農業正在走向衰退,為什麼農協(JA,日本農業合作社)卻不斷繁榮發展?」

「農業人口在減少,為什麼農協卻依然擁有巨大的政治影響力?」

JA的存款餘額可與大型銀行匹敵

日本的農業,一路走向衰退,難以挽轉。

農業總產值1984年達到峰值11.7兆日圓,2011年減少到8.2兆日圓。與1960年相比,農戶從606萬戶降至253萬戶(2010年),減少了一半以上。農業人口則減少到六分之一,從1,454萬人降到251萬人(2012年)。但另一方面,JA這個農業合作社則一直在發展壯大。如今合作社會員成長了1.5倍,由1960年的654萬人增加到2010年的969萬人;JA的存款餘額在2012年度擴大到88兆日圓,可與我國第二大銀行一比高低;保險業的總資產為47.6兆日圓,與人壽保險業最大公司日本生命的51兆日圓不相上下。

在政治方面,JA展開了一場反對日本參加TPP的政治運動,徵集到了1千多萬人的簽名。去年年底的眾議院選舉中,許多自民黨議員都因許諾反對TPP而當選。自民黨所屬的國會議員中,有半數以上加入了該黨內部的反TPP議員聯盟。

農業在衰退,但是為什麼JA的經濟和政治力量卻會增強呢?要理解這一點,必須來看看JA的特殊性。

全能的組織

二戰後出現糧荒,如果不採取措施,大米就會以高價流入黑市,於是政府採取了從農戶收集銷售大米的方法,為此改組成立了從農業到金融統管整個農村的團體,這就是JA。

銀行業、人壽保險業、財產損失保險業均得到政府營業許可的法人,在日本只有JA。這不同於按照購買農用器材、銷售農產品等分門別類設置起來歐美農協,屬於全能型的法人。

戰後通過農田改革,佃戶獲得了農田的所有權,這樣,社會主義勢力在農村削弱,農戶轉向保守,而從中進行組織化工作的就是JA。 JA支撐了由保守勢力構成的長期穩定的政權,與此同時,它又成為給政權施壓的最大團體組織。(大選中)JA操控的選票支持了自民黨,而掌握政權的自民黨政府則向JA提供各種好處,以提高大米收購價格、支付補貼等形式,作為回報。

如果政府提高大米收購價,那麼JA的大米銷售手續費收入隨之增加。不僅如此,原本由於生產成本高效率低而理應放棄農業生產的零散兼職農戶,也出於自己種稻比買大米便宜的原因而一直不肯放手農業。其結果,農地無法集中到農業專業戶手中。

而且,平時在工廠等工作的兼職農戶,不僅將工資收入,還把農田轉賣為住宅用地時獲得的巨額收入也存進JA的賬戶。保持大量兼職農戶的存在,對兼營銀行業務的JA實為有益無害。

農業衰退了,但JA繼續興旺昌盛。

三個支柱:準會員、兼職農戶、高額米價

不能參與JA的決策,但只要是當地居民,任何人都能以「準會員」身分加入JA,利用其經營的各項業務。各種合作社中,這種制度運用只有JA得到了認可。

JA積極勸誘當地居民成為準會員,為他們提供住房貸款、汽車貸款、以及條件優惠的保險。雖然農業人口減少,但JA總會員人數增加,就是因為準會員激增的緣故。

JA除了少數的大規模農業專業戶外,還擁有大量的稻米兼職農戶,在確保了資金的背景下增加準會員數,保存了政治影響力。高額米價使所有齒輪潤滑運轉,就是這樣一種運作體系。

眾議院選舉制度向小選舉區轉變也起到了有利於JA的作用。在由2個候選人競爭的小選舉區制中,選票即便是一個百分點投入對方,形成的是二個百分點(※1) 的選票差距。這不是輕易能夠挽回的。伴隨農業人口的減少,JA即便失去了讓自己的候選人當選的實力,但是依然擁有令他人落選的能力。

手續費收入減少導致基礎崩潰

若參加TPP,取消大米關稅致使米價低落的話,銷售手續費收入也將隨之減少,這樣JA將失去現有成功模式的基礎。其它農產品關稅的廢除,也將為JA銷售手續費收入的減少帶來影響。

受到JA的壓力,自民黨TPP對策委員會作出決議,要求政府將大米、小麥、牛肉、豬肉、乳製品以及醣類作物等多數農產品作為取消關稅的例外品目,如果TPP談判不能確保這一點,那麼即使退出談判也在所不辭。眾參兩院的農林水產委員會也通過了同樣的決議。

但是,旨在簽署高層次自由貿易協定的TPP談判參加國家,不接受日本的例外要求。如果尊重上述這些決議,那麼日本就不能參加旨在貿易、投資自由化的TPP。

維持關稅令中小企業衰退,憤怒的矛頭指向JA

如果是大企業,可以將工廠從日本轉移到參加TPP的地區,向TPP成員國以「零關稅」出口產品。然而,無法遷移工廠的中小企業,不付關稅就不能出口。出於不利的競爭條件中的中小企業,將被排斥在廣闊的亞太地區之外,國內的就業機會也將大大減少。

今年1月,政府設置的規制改革會議,已將銀行、保險業的分離、對農協適用反壟斷法等問題提上了議事日程。農協被逼入了困境之中。

如果農協反對TPP的運動獲得成功,「日本不參加TPP」,那麼包括中小企業員工在內的國民,將會把憤怒的矛頭指向農協,可能反而會招致農協的瓦解。這樣,農業和農業行政都將從枷鎖中解脫出來。

(2013年5月14日)

(※1)^ 假設候選人A、B的得票率預測為50.5%和49.5%,而JA希望B當選時,只要動員其會員選民的1%將原本要投給A的選票投給B,這樣B就可以由低於A1個百分點(-1%)上升到高出A1個百分點(1%),-1%和1%的差距為2個百分點。

  • [2013.06.27]

佳能全球戰略研究所研究主任、經濟產業研究所首席研究員。生於1955年。1977年進農林省工作。歷任日本駐歐盟使團參贊、農林水產省地域振興科長、農村振興局副局長等。2008年退職。近作有《TPP鬧劇及後臺農協煽動開放門戶之恐怖的遠謀深算》(OKURA NEXT新書,2012年)、《農協的陰謀》(寶島社新書,2011年)、《農業大爆炸的經濟學》(日本經濟新聞出版社,2010年)等。

相關報道
最新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