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估蒙古在日本外交戰略中的地位

岡洋樹 [作者簡介]

[2014.09.02]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在「蒙古籍三『橫綱』時代」的今天,日本人對蒙古國更感親切。最近蒙古在北韓綁架日本人問題上負責與北韓間的仲裁人角色,在外交舞臺上亦頗受關注。以下,將從歷史的角度再次審視日蒙關係。 

夾在大國強權政治之間

在日本人看來,蒙古的出現總是伴隨著一種唐突之感。無論是13世紀時的元寇、還是當今蒙古出身的力士嶄露頭角,以及看到蒙古在北韓綁架日本人問題上負責日本北韓間仲裁人的報道,不少日本人都會有一種唐突感。也許正是因為這樣,如今才出現了一股要重新評估蒙古在日本外交中的價值的風潮。要正確理解這一問題,與其考慮「蒙古對日本的價值」,不如反過來考慮一下日本對蒙古的價值,這才是捷徑。

國家的安全保障對任何國家都是生死攸關的問題,這對蒙古國也是一樣。但問題在於,挾在俄羅斯和中國兩個大國之間、僅有270萬人口的小國蒙古國如何才能保障自身的安全。近一個世紀的蒙古國歷史表明,唯一方略是利用大國的權力政治。那麼,曾經與中俄爭奪蒙古及其周邊地區霸權的日本,在經歷了二戰和冷戰之後,對當今的蒙古又有多大的價值呢?

歷盡曲折方才誕生的蒙古人民共和國

藏傳佛教第八世活佛哲布尊丹巴(博克達汗)領導的蒙古,借1911年的辛亥革命之機宣布從清朝獨立時,他們所利用的是俄羅斯殖民主義的野心。沙俄通過1912年簽訂俄蒙條約,在表示支持哲布尊丹巴政府的同時,也確保了在蒙權益。

1917年俄國爆發革命後,蒙古一度被力圖收復失地的中國軍隊以及與蘇聯敵對的白俄軍隊占領。1921年,蒙古人民革命黨在蘇聯紅軍支持下組建了義勇軍,並驅逐了中國軍隊與白俄軍隊,同年7月成立了以活佛為元首的立憲君主制人民政府。

1924年活佛圓寂之後,第一屆國家大呼拉爾(Ikh Khural,國會)決定改國名為蒙古人民共和國。二戰後的1946年,中華民國政府承認其獨立。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在上世紀50年代的中蘇蜜月時期,蒙古與中​​國的關係曾短時間得到改善,但隨著中蘇開始出現對立,對華關係再趨惡化。雖然蒙古人民共和國曾經是蘇聯的衛星國,但在1961年以獨立國家身分加入了聯合國。

內外蒙古未實現統一

不過,蒙古利用大國爭取獨立的嘗試也付出了巨大代價。在《日俄協約》(1907年到1917年間,日俄4次談判為劃分東亞勢力範圍簽訂的條約)中,沙俄一方面承認日本在內蒙的權益,一方面也得到了日本的承諾,將外蒙(戈壁沙漠北方的舊稱)納入了自己勢力範圍。不過,在確保俄羅斯在外蒙的經濟權益之後,沙俄為避免與日本及中國的關係惡化,並不主張內外蒙古合併,還迫使外蒙承認中國對外蒙的宗主權,否定了外蒙的獨立。此後,蘇聯也沿襲了這一方針。在可謂革命輸出的人民革命黨獨裁統治下,蒙古產生了大量被肅清的犧牲者,他們當中許多人是被作為日本間諜來肅清的。

另一方面,留在中國內蒙的蒙古人也與外蒙的同胞一樣,試圖利用日本的野心。例如,1915年俄中蒙三國簽訂《恰克圖協約》否定了內外蒙古的合併後,出身內蒙東部、博克達汗政府的軍事指揮官巴布扎布便與日本聯手從事獨立運動,這就是所謂的第二次滿蒙獨立運動。

利用日本野心從事獨立自治的巨大代價

1925年,在國共合作背景下,在共產國際、蒙古人民共和國的援助下開展的內蒙古革命,與其說是社會革命,莫如說是民族運動。其中的部分領導人在1931年的九・一八事變中曾配合關東軍暴動,與中國軍隊作戰,也是企圖借助日本的力量實現獨立或自治之舉。被視為日本傀儡的德王(德穆楚克棟魯普)同樣是藉力日本從事自治運動的人物,內蒙所付出的代價與外蒙一樣巨大。

雖然滿洲國設置了內蒙東部的蒙古人「自治」的興安省,德穆楚克棟魯普在西部成立了蒙古聯合自治政府,但是蒙古人不但沒有實現真正的獨立,甚至連自治也得不到滿足,而且一切都隨著日本的戰敗而煙消雲散。二戰結束後內蒙的領袖曾嘗試與外蒙合併,不久也遭到挫折。新中國成立後,內蒙雖建立了蒙古族自治區,獨立運動領導人卻遭受到迫害。

利用大國進行獨立、自治的嘗試代價雖大,但至少現在蒙古國(1990年從社會主義轉為多黨制的總統制,人民共和國改稱為蒙古國)作為一個獨立國家是一個現實存在。對蒙古人來說,這一成果不應否定。現在蒙古的歷史記述,也將這一點歸功於1911年以來先人們的努力。

本世紀30-40年代的領導人喬巴山元帥,雖然讓眾多國民成為肅靜的犧牲品,但作為實現獨立的功臣,他的石像現在仍然聳立在蒙古國立大學門前,而斯大林的雕像在民主化運動後很早就被推倒在了一旁。

蒙古略史

1911年 辛亥革命,從中國(清朝)分離,建立自治政府
1919年 撤銷自治,處在中國軍閥統治下
1921年7月 成立以活佛為元首的君主制人民政府,宣布獨立(人民革命)
1924年11月 活佛圓寂,宣布成立人民共和國
1961年 加入聯合國
1972年2月 日本與蒙古建交
1990年3月 引進多黨制,事實上放棄社會主義
1992年2月 蒙古國憲法實施(國名改為「蒙古國」)

(來源:外務省)

開拓日蒙關係的新天地

夾在俄羅斯與中國兩個大國之間的小國蒙古,其地緣政治學位置至今也無改變。因此,他們一方面與兩國都保持良好關係,堅持全方位外交,同時又在尋求第三方夥伴,以保障自身安全。最大的夥伴候選國就是美國和日本。蒙古科學院一位資深研究專家曾對筆者表示:「蒙古在軍事安全上寄望於美國,經濟安全上寄望於日本」。

但無論是美國還是日本,都早已過了對蒙古領土抱有野心的時代了。因而,只能以某種形式的合作來吸引美日的興趣。蒙古的研究者們經常告訴筆者,說我們蒙古人與俄羅斯人長期交往,對他們十分了解。日本若是對俄羅斯有什麼話說,我們能幫忙。如果把俄羅斯換成北韓,就能夠理解為什麼蒙古會在綁架問題上出面了。

尋求民族獨立與自治的蒙古看到的日本價值,與日本看蒙古的價值常有錯位。以往的日本只把蒙古獨立視為俄羅斯(包括蘇聯)的謀略,沒有想到過蒙古有獨立的能力。因而蒙古對日本而言,首先最重要的是本國利害問題。

問題在於,日本能否超越北韓問題、自然資源籌措問題等與本國直接相關的利害關係,在蒙古身上找到超額價值。因為,承受日本傳統的蒙古相樸力士們能夠身著日本民族服裝英雄般地凱旋回國,像這樣的國家並不多見。

(2014年5月13日)

標題圖片:2013年舉行日蒙首腦會談時,安倍晉三首相把橫綱(※1)白鵬書寫的斗方贈送給蒙古國總統額勒貝格道爾吉(Elbegdorj Tsakhia)(右)。攝於2013年3月30日,烏蘭巴托/時事通信社

(※1)^ 橫綱是日本相撲力士的最高級別

  • [2014.09.02]

東北大學東北亞研究中心教授,專修蒙古史。1959年生,1991年3月獲得早稻田大學研究所文學研究專業學分後退學。2005年3月獲博士(文學)學位。歷任早稻田大學助手、日本學術振興會特別研究員(PD)、東北大學東北亞研究中心助教等職,1996年起任現職。主要著作有《清代蒙古盟旗制度研究》(東方書店,2007年)等。

相關報道
最新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