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在應對氣候變化方面的努力
解讀減排溫室效應氣體的新目標

小林光 [作者簡介]

[2015.12.21]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UNFCCC)締約國會議(COP12)將於12月在巴黎召開,日本已經提前確定了溫室效應氣體減排目標。環境政策專家將為我們闡述本次減排目標的具體內容和特點、及其背後的日本固有的社會狀況。

日本確定減排目標:2030年較2013年削減26%

國際社會正在就進一步升級氣候變化對策進行協商。日本也在7月17日正式確定了要在2030年時將溫室效應氣體排放量較2013年削減26.0%的減排目標方案(官方稱此乃承諾草案),並已提交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UNFCCC)秘書處。收到各國方案之後,該公約第21次締約國會議(COP21)將於今年12月在巴黎召開,人們認為,該會議將針對2020年以後全球應該推進的對策制定新的規則。

讓我們看一看日本此次確定的減排目標方案內容。方案提出要相較於歐盟設為基準年的1990年減排18%,相較於美國等國設為基準年的2005年減排25.4%。日本用作比較標準的2013年,由於發生了東日本大地震,核電廠停止運轉,所以這一年國內的溫室效應氣體排放量幾乎達到了歷史最高水準。此外,本次目標將通過國內減排和增加吸收量的方式來實現,與過去京都議定書的目標達成計劃估算了大量國外減排量的做法迥然不同。

讓我們試著評價一下這個目標。較1990年削減18%左右的目標不及歐盟提出的較1990年削減40%的計劃,到2030年時較2005年削減25%多一點的目標似乎也遜於美國的目標(將在2025年時較2005年削減26~28%,比日本提前5年)。但如果只看國內排放量,相對於京都議定書目標期間只要較1990年增加1.4%就算是履行了國際義務(參照圖1),這次是要淨削減19個百分點,因此或許可以認為「日本也終於決定要減排二氧化碳(CO2)了」。

不參與京都議定書到期之後的「過渡措施」

為這個方案出爐,日本國內曾出現過怎樣的爭論呢?

日本一直主張在京都議定書第1承諾期結束的2012年以後,「需要包括新興國家在內的國際社會承諾履行防止全球暖化義務」。但國際上圍繞這一承諾的談判工作卻遲遲沒有進展,2010年末,日本明確表示不參加當時歐洲各國呼籲作為2020年前過渡措施的京都議定書第2承諾期行動計劃。

日本認為「在京都議定書框架下,只有歐洲和日本需要履行減排義務,這反倒會降低美國和中國參與國際行動的必要性」。不過,日本也表示「2013年以後將自主採取應對行動」。

我們可以認為,除了國際談判進展遲緩外,當時的經濟蕭條(順便提一句,2009年時,日本陷入雷曼危機後的經濟蕭條困境,遭遇了久違的負成長)也是導致「日本帶頭推動國際社會向好的方向前進」這種情緒發生減退的重大原因。

  • [2015.12.21]

慶應義塾大學研究所特聘教授、博士(工學)。專攻環境政策論。1949年生於東京。慶應義塾大學經濟系畢業後,1973年進入環境廳(現在的環境省)。曾作為地球環境部環保對策課長為日本成功申辦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第3次締約國會議(COP3),負責過京都議定書相關國際談判工作,並擔任過地球環境局局長、環境事務次官。

相關報道
最新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