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進入變動期的朝鮮半島局勢
從金正恩新體制中窺視幕後權力鬥爭

李英和 [作者簡介]

[2012.12.04]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不久前,北韓軍總參謀長李英鎬突遭解職。這到底意味著什麼?金正恩體制面臨怎樣的隱患?請看深諳北韓內情的關西大學李英和教授的分析。

2012年4月,北韓進入了真正的權力重組期。其標誌性事件是北韓人民軍重量級人物,總參謀長李英鎬突遭解職(7月16日)。北韓對外宣稱的解職理由是“健康原因”,但實際上這是一次出於政治原因的清洗行動。

主導此次清洗行動的是勞動黨實權人物張成澤(金正恩的姑父)。直接導火線是兩大權力核心人物在“經濟改革”(6.28方針)問題上的對立。

事情的具體經過,我將在後文中敘述,問題在於兩者的權力鬥爭對金正恩政權基礎造成的影響。如果提前做出結論,我們可以說清洗李英鎬的行動將成為動搖金正恩體制的颱風眼。李英鎬的解職不過是權力鬥爭的序幕而已。隨著未來形勢的發展,它甚或有可能成為席捲整個權力核心之“大亂”的開端。

清洗行動體現出領導力的欠缺

一般來說,人們往往會將李英鎬突遭解職解讀為“金正恩擴大了領導力”。於是就出現了“勞動黨加強了對人民軍的控制”“張成澤在內外政策上的影響力進一步擴大”“張成澤完全掌握了軍隊實權”等論調。然而,坦率地說,這些解釋和分析或者錯誤,或者是極其片面的。我們可將問題歸結為以下三點。

究竟能否說金正恩的領導力“擴大了”呢?答案是否定的。相反,或許應該認為是“縮小了”。李英鎬原本就是金正恩的心腹。無論出於什麼理由,金正恩的做法都如同斬斷了自己的左膀右臂一般。人民軍是支撐金正恩體制的支柱。而此次事件導致的事態將會明顯削弱軍隊高層的凝聚力。這本身就反映了金正恩缺乏領導力。

那麼,勞動黨是否借助本次清洗行動之機,實現了對人民軍的控制呢?換句話說,是否實現了從“先軍(後黨)政治”到“先黨(後軍)政治”的轉變呢?答案也是否定的。代表軍中新派系的重量級人物李英鎬如今確實已不再拋頭露面。但人們原來預測的繼李英鎬之後軍中新派系將陸續受到處理的情況並未發生。與軍中新派系處於對立關係的軍隊舊派勢力也沒有顯現出重奪勢力的跡象。人民軍在總體上保持著詭異的平穩。在注視經濟改革動向的同時,軍隊新舊兩派似乎也都在觀望張成澤和勞動黨的態度。

最後是關於張成澤的問題。他是否以欲奪軍隊實權之勢擴大著影響力呢?答案大概是否定的。的確,張成澤在這次權力鬥爭中擊敗了最強勁的對手。但良機也意味著危機。成功將李英鎬拉下馬後,如今的張成澤可謂正得意之極。然而,這與絕望的深淵也不過是細微之別。清洗行動的引火點在於經濟改革。如果張成澤改革失敗,下台必將在所難免。而且,張成澤主導的“6.28方針”遭遇失敗的可能性極高。

輔佐制統治的終結與權力重組

以下,筆者將以李英鎬被解職出局為線索,分析金正恩體制下發生的權力鬥爭的現狀與未來。

從權力鬥爭的觀點來看,李英鎬被解職的事件宣告了“金正恩輔佐制統治”的終結,具有劃時代的意義。

輔佐制統治是金正日在生前(2009年初)制定的。它是在金正日家族的基礎上匯集黨和軍方強勢派系的實權人物而形成的集體領導體制。其初衷在於通過保持各方勢力的均衡來防範派系鬥爭的爆發。

由於金正日突然去世,派系均衡型的輔佐制統治就成為了“遺訓”。本來,在“遺訓統治”下,至少在金正日逝世一周年(2012年12月)以前,權力機構的公然重組應該是極力避免的。然而,“遺訓統治” 早早地在2012年4月就超過了它的保鮮期。

4月召開的勞動黨代表會議已經顯現出了意圖打破“金正日遺訓”(輔佐制統治)的動向。權力重組的標誌是崔龍海的越位提拔,快速超越眾多的實權人物,黨內排名從21位一舉躍升到了第3位。

這使得北韓的權力格局驟然改變。除了形式上的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外,整個北韓的權力格局以權力源頭為起點,按照以下的距離關係進行了重組。

“金敬姬(金正恩的姑母)→崔龍海→張成澤(金敬姬的丈夫)→軍中新派系三劍客李英鎬、金英徹、金正角→舊派軍隊元老兩派吳克烈與金永春/玄哲海與李明秀”

清洗與重組的幕後

這齣重組劇中有三個問題值得研究。一是崔龍海突然擠入“金敬姬與張成澤”夫婦之間這一現象的意義。其次是不惜拋棄“金正日遺訓”而大膽實施了這齣重組劇的導演的登場。最後是在新的權力格局末端發生的李英鎬清洗行動的內幕。下面,讓我們依次進行分析。

首先談一談崔龍海的崛起。崔龍海屬於新一代的北韓版太子黨。其父是金日成自抗日游擊隊時期以來的戰友,前人民武力部長(國防部長)崔玄。因而崔龍海屬於“革命血統”。雖說如此,勞動黨書記崔龍海迄今沒有什麼比較突出的業績。儘管如此,這次崔龍海仍然佔據了勞動黨、人民軍和政府(三權)的核心要職。

這種人事安排的核心意義在於實現“革命血統”的神聖化。用北韓式的話來說就是“白頭(中國稱之為長白山——譯註)血統”。換言之,金日成率領的抗日游擊隊是絕對的標準,將同志的血統視為“廣義的家族”可以說是一種政治舉動。同時,金敬姬組建的“世襲前衛集團”源源不斷地送入勞動黨的核心部門(組織指導部和宣傳鼓動部)的主力人員,也是“廣義的家族子弟”(北韓版太子黨)。

如此一來,金敬姬在金正恩背後事實上發揮了“絕對權力者”的作用。而張成澤只不過是金正日的妹夫。如果基於血統的觀點重新調整待遇,張成澤將在權力格局中退後了一步。

金正日時代,張成澤在實權座次上牢牢地佔據著二把手的地位。他的精明強幹甚至使其獲得了“權力鬥爭的化身”這一名號。當時,崔龍海作為張成澤的左膀右臂,一直忠心耿耿地為他效力。

然而,這種權力格局發生了異變。崔龍海人事變動的通告效應是巨大的。實際上,張成澤的影響力此後一落千丈。黨和軍隊的幹部們開始唯金敬姬馬首是瞻,不再顧忌張成澤的臉色了。崔龍海的破格晉升,正是金敬姬掌握權勢的巧妙招數。

金正日死後表面化的軍隊新舊兩派對立

這樣一來,金敬姬就一躍成為了可以打破金正日遺訓的“絕對權力者”。金敬姬借金正恩之口調動人事,又假崔龍海之手操縱政策。

實際權力排序的變動越是唐突和劇烈,就越會催生嚴重的糾葛和對立。李英鎬的突遭解職可謂其象徵。

黨的代表人物張成澤與軍隊的代表人物李英鎬。雙雄對立早在遺訓統治(輔佐制統治)形成之初就埋下了伏筆。起初,兩人在積極推進金正恩世襲統治這一點上結成了同盟關係。目的在於牽制意圖對抗張成澤的黨內守舊派和軍內保守派。

金正恩在2010年9月召開的黨代表大會上首次正式露面就突然當選了黨中央軍事委員會副委員長。與此同時,張成澤提拔李英鎬為副委員長。這屬於無視人民軍級別秩序的強行人事調動。這樣一來,以李英鎬為首的“軍中新派系”開始崛起。

與此相對,軍隊舊派系大致分為2部分。一派是以出身於情報安全部門的元老吳克烈(國防委員會副委員長)為首的正統派。另一派是以過去支持金正日次子(金正哲)的玄哲海(人民武力部第一副部長,即國防副部長)和李明秀(人民保安部長,即警察部隊首長)為首的實權派。

軍中新派系不斷從舊派系手中奪走經濟特權,將他們逼入絕境。到此為止,一切都如同預想般順利。但張成澤和李英鎬很快就意識到了失算。軍隊舊派系以“金正日遺訓”為擋箭牌強烈反抗,意圖“討伐”軍中新派系,動盪情勢不斷高漲。

延坪島砲擊事件是對立的副產品

這種對立產生的副產品正是2010年11月發生的韓國延坪島砲擊事件。製造出瀕臨戰爭的緊張狀態,使干戈相向的軍隊新舊兩派因此插刀入鞘。這就是李英鎬的意圖,於是在獲得張成澤同意後實施了不加區別的砲擊行動。然而,軍中新舊派系之間的“暫時休戰”不會持續太久。同時,這種前所未聞的軍事行動,導致李英鎬和張成澤的威信大大降低。

結果,以這一事件為契機,張成澤與李英鎬的盟友關係開始出現了嚴重的裂痕。據筆者從北韓某高官處得到的內部情報稱,軍中新派系的實權人物曾在2011年2月傳喚張成澤的心腹,發出了“無論是誰,只要阻礙金正恩前途,就絕不姑息手軟”的強烈警告。當時,張成澤對盟友的挑釁言行盡量保持了克制。但如果實在過分,則另當別論。雙雄的反目與對立有可能成為點燃權力鬥爭的火眼。早在一年多以前就開始瀰漫著一種火藥味。

對張成澤而言,猶如被李英鎬這只豢養的“家犬”咬傷了手。不過,厄運卻接連降臨在張成澤身上。崔龍海的人事調動就是其中之一。被曾經的部下奪走了位列第二的實權地位,張成澤的權勢明顯地大打折扣。可以說李英鎬完全是因張成澤調教不足而導致的自作自受,而崔龍海,則是由張成澤之妻代之成為了“家犬的主人”。

“經濟改革”成為突遭解職的導火線

強烈的焦躁感驅使張成澤選擇了與李英鎬全面對抗的道路。正如前文所述,直接的導火線就是“經濟改革”。張成澤為重奪失地,煽動金正恩在今年6月提出了“6.28方針”。那就是以“關於確立具有我國特色的新型經濟管理體系”為題的非公開的內部方針。據說該方針預定於今年10月1日實施,但具體措施仍不得而知。但是,無論內容如何,新經濟政策的成敗都關係著軍隊所把持的巨大的經濟特權前景。

張成澤如果想向軍隊權益開刀,必定導致新政策難以推行。只要是軍方人物,無論新舊任何派系都會極力排斥。實際上,根據筆者從北韓某高官處獲悉的情報,李英鎬就對此表示出了“露骨的敵對情緒”。因為可以從中看出削弱軍方經濟特權的意圖。李英鎬當即看穿了問題所在,稱“張成澤在金正恩背後向其灌輸發展經濟的必要性”。由此,張成澤與李英鎬的對立達到了頂點。

“6.28方針”的內容非常含糊。根據筆者得到的內部情報,金正恩在制定新方針時說:“將參考世界上最優秀的外國範例,不斷改善我國固有的經濟管理方式。”但是,金正恩還加上了“堅守先軍政治”“強化國防力量”“體現主體思想”等要求。新政策一開始就同時打出了“改革”與“先軍”這兩面互相矛盾的旗幟,這就猶如同時踩下油門和剎車,陷入失控狀態。

正因為如此,根據不同的重點,張成澤和李英鎬都可以為自己找到冠冕堂皇的藉口。然而,考慮到北韓國民對金正恩政權的期待與外界的關注,目前來說,打出“改革”旗號的張成澤佔據了時局之利。

軍隊新派系目前保持靜觀姿態

張成澤看清時局之利後,發動了攻勢。出於相同的觀點,金敬姬和崔龍海也與張成澤保持了步調一致。另一方面,只要是牽涉到縮小軍方特權的主題,李英鎬就只能主張反對改革。在包圍網完全形成的背景下,斷然解除了李英鎬的一切職務。

對此,以李英鎬為首的軍隊新派人物並未做出激烈反抗。同時,軍隊舊派系也沒有趁李英鎬遭解職之機試圖幫助張成澤乘勝追擊新派系。目前,軍方只能對經濟改革這個大方針持靜觀姿態。不過,當經濟改革實際觸及軍方利益時,新舊派系就會冠冕堂皇地打出“先軍政治遺訓”的旗號,擺出聯手奮力抵抗的架勢。

如今,距李英鎬突遭解職已過去一個多月,但沒有跡象顯示北韓當局向國民散布“李英鎬即壞人”的言論。而因貨幣改革失敗而遭處分的勞動黨書記樸南基則被作為“地主的兒子”,進行了一番荒唐無稽的大肆宣傳。可以認為,兩者的不同境遇反映了上述軍方詭秘動靜的顧慮。

對改革開放的期待會否落空?

即便拋開軍方會抵制有礙自身利益的改革這一點不說,新經濟政策的前途也將充滿坎坷。守舊勢力在勞動黨內部依然佔據主導地位。另一方面,政府(內閣)中站在管理和監督政策立場上負責實際工作的幹部因過去的兩次政策失敗(2002年“7.1經濟管理改善措施”和2010年“貨幣改革”)而畏首畏尾,顧慮重重。據筆者獲得的內部證言,明哲保身的觀念已在領導層中蔓延。因為“如果政策失敗,只有負責實際工作的人員被迫承擔責任”(北韓駐外工作人員)。

最關鍵的是,國民期待值之大是影響政治的最大變數。國民期待年輕的新領導人上台後實行真正的改革開放政策。“新時代的領導人”這一形象戰略有效提高了人們對改革的期待值。到這一步為止,世襲前衛團隊(宣傳鼓動部)的工作甚為奏效。然而,問題在於接下來的事情。

張成澤主導的經濟改革不可能是“市場促進政策”。莫如說,更有可能會是一種國家加強控制私有市場的“市場抑制政策”。說得極端一點,其改革程度還不及10年前的“7.1經濟措施”(工資、物價全面調整)。

國民的期待越大,相應的失望也就越大。如果金正恩式“經濟改革”失敗,必定導致民心的背離。國民的不滿並非沒有可能會超過體制得以維持的臨界水準。

如果真到了這一步,兩年前軍隊新派系對張成澤發出的警告就會帶上現實的味道。

金敬姬,另一個絕對權力者

除了軍隊新派系,金敬姬口中今後也可能會發出“絕不輕饒任何擋道者”這句針對張成澤的警告。到那時,崔龍海自不待言,就連金正恩也會隨聲附和。可以說,遭遇權力鬥爭危機的並非軍中新派系,而正是張成澤。

阻礙金正恩前途的不穩定因素還有一點。那就是目前在北韓擁有絕對權力的金敬姬。然而,金敬姬存在嚴重的健康問題。因飲酒過度導致舊病惡化,最近的體重銳減到了38公斤。據說她曾秘密到中國接受治療,但由於戒不掉喝酒的毛病,所以沒有康復的跡象。

“不知金敬姬能否撐到明年”——金敬姬身邊的人士甚至這樣說道。最近,北韓官方通訊社公布了金敬姬和金正恩一同在新建的遊樂園中乘坐過山車的等,令人頗感興趣。看了不禁有一種衝動,想狠狠地說一句“一把年紀還不自量力”。不過,以個人之見,這是一種拼盡全力的政治演技,目的在於打消金敬姬抱病在身的傳言。

如果金敬姬陷入無法履職的狀態,那麼北韓無疑將會出現大亂。失去了金正日的當下,找不到一個能夠替代金敬姬的絕對權力者。文官出身的絕對權力者,猶如瓶蓋,壓制著依靠先軍政治壯大並崛起的軍方勢力。一旦失去了這股力量,從“先軍政治”急速轉變為“專軍政治”的危險性就會升高。

一方面是圍繞經濟改革問題呈現出了權力鬥爭正式開場的徵兆,另一方面是擁有絕對權力的金敬姬有一病不起的徵兆。金正恩上台伊始就遭遇了這樣的夾擊,正經受著重大的考驗。

  • [2012.12.04]

生於1954年12月22日,在日北韓人三世。關西大學研究所博士課程(經濟學專業)結業。關西大學經濟系教授(主攻北韓社會經濟論)。1991年4月-12月留學於北韓的朝鮮社會科學院。93年組建NGO團體“救援!北韓民眾緊急行動網路”(RENK),目前擔任該團體負責人。著有《暴走國家北韓的目的》(PHP研究所,2009年10月)等。

相關報道
專題相關報道
  • 金正恩體制下的核與飛彈問題的走向2012年2月,美國與北韓舉行會談就北韓凍結核試驗與飛彈試射問題達成了協議,但北韓於4月以發射衛星為名,實施了事實上的飛彈發射行為,遭到國際社會的譴責。在新領導人的運籌帷幄之下,核與飛彈問題將何去何從?美國社會科學研究協會(SSRC)的Leon V. Sigal先生將對此做出分析。
  • 徘徊於歧路的日韓關係:超越摩擦走向“深化”圍繞“竹島”和“從軍慰安婦”等問題,日韓之間頻繁出現摩擦。本文作者分析了面臨結構變化的兩國關係,探尋了構建互利戰略關係的各種可能性。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