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頁岩革命與日本的能源問題
日本脫離核電意味著什麼?——訪CSIS主任約翰・哈姆雷

谷口智彥 [作者簡介]

[2013.03.14]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العربية |

眼下,全世界都在關注著日本核能政策的走向。因為日本是否脫離核電也將對全球力量平衡造成重大影響。2012年11月,nippon.com編輯委員、慶應義塾大學特聘教授谷口智彥採訪了美國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主任約翰・哈姆雷,聽他分析了國際社會認為日本能源政策所具有的意義。

約翰・哈姆雷

約翰・哈姆雷John HAMRE美國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主任兼CEO。1978年獲得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等國際研究學院(SAIS)博士學位後,曾任議會預算局安全保障及國際問題主管代理副部長、參議院軍事委員會專職人員等職,後進入國防部。1997年起任國防部副部長,2000年起任現職。2007年成為國防部顧問機構——防務政策委員會成員。

尚须深入探讨的日本替代能源问题

谷口  2012年秋,野田政權提出了在2030年實現零核電的方針,主張應當研究更理想的電源供給結構,具體內容是從核能向替代能源傾斜。或許這也是考慮到了大選的因素。

哈姆雷 野田首相考慮到了選民對核能的忌諱,這是可以理解的。然而,在反對核能的同時,日本民眾從現實角度出發又在多大的程度上思考了替代能源這個問題了呢?似乎有這樣一種傾向,即他們認為採用太陽能和風能替代核能就能解決問題,今後只要具體操作起來即可,而對替代能源供給源所存在的問題尚未展開充分的探討。

且不說替代核能的電力供給源,即便針對核能本身也不見有認真地討論。關於未曾切實開展資訊宣傳活動這一點,恐怕民主、自民兩黨都犯有錯誤吧。必須要做的,與其說是去說服選民,莫如說是為國民提供資訊。野田首相本人究竟在有關替代能源的資訊和國家戰略等問題上得到了足夠的建議與否也是一個疑問。

谷口 日本為何無視這種現實呢?

哈姆雷 一個原因可以說是災後精神壓力的表現吧。「3.11」大地震對日本的影響甚為重大。而更沉重的打擊在於,包括東京電力在內的產業界和政界領袖都未能在緊要關頭切實發揮領導力。由於有關方面未能拿出行之有效的對策,也未曾聽說有關領袖們是否把握了事態發展、是否在考慮解決辦法等訊息,所以導致人們陷入了更大的不安之中。我認為正是這一點引發了更嚴重的危機。

谷口 這種情況並不僅限於核能及能源問題。日本在經濟方面也存在很大的課題。如果缺乏遠景展望和領導力,那麼問題根源就是更深層次的東西了。

哈姆雷 因為按照日本傳統的決策方法,無論何事都須全體達成一致。依靠這種方式,路線正確時倒是不錯,一旦陣腳紊亂失控,那麼就很難將國家引向新的前進道路。

谷口 希望新首相能對老百姓說實話。用英語來說,就是期待他具有「bite the bullet」(咬緊牙關頂住困難)的態度。

哈姆雷 我覺得日本需要強勢的政治領袖。政府領導力趨於弱化的現象,前前後後已有10多年了。儘管日本擁有無數優秀的人才,但如果政府領導力很弱,那麼任何人都會喪失信心。

中國發展核電帶來的地緣政治風險

谷口 我想從三個方面向您請教能源問題。首先是對經濟的影響。近來,日本不得不增加化石燃料進口量,從而引發了貿易赤字。其次是能源問題不可或缺的戰略意義。第三是日美關係,尤其是兩國在能源領域的關係。

哈姆雷 首先是對經濟的影響,從短期來看,太陽能和風力發電等替代能源並不具有現實意義。剩下的唯一道路是大量進口石油或天然氣,但這裏也存在問題。日本的製造業必須支付比海外競爭對手高出3到4倍的能源成本。拿天然氣來說,美國的價格是每百萬BTU(英熱單位。1英熱單位約為1,055焦耳——譯註)不到3美元,而日本竟達約14美元,有近5倍之差。日本的節約能源工作確實做得很好,但如果成本高達對手的5倍,不免會感到束手無策吧。如此一來,將對經濟造成沉重打擊。能源成本的增加會導致日本在經濟全球化的競爭中變得越來越被動。

地緣政治方面,日本應該首先理解的一點是,雖然放棄核電是日本的自由,但中國不會因此而有所改變。想必中國今後仍將繼續建設核電廠。韓國、印度和俄羅斯也同樣如此。由此會產生兩方面的地緣政治風險。第一,是這些國家能在何種程度上安全地運營核電廠。我無意批評中國。然而,截止到目前來看,中國沒有安全運轉複雜系統的實際成果。而且,中國處在日本的上風向。如果中國發生核電廠事故,日本必將遭受影響。

應該帶頭堅持 「核不擴散體制」

另一個地緣政治風險更加複雜。核能在經濟領域可以成為一種高效的能源資源,同時還可以成為核武器的原料。因此,國際社會在過去35年間建立了核不擴散條約體制,以防範出現利用商用核電廠產生的核反應材料秘密製造鈽彈的事態。長期以來,該體制發揮了非常有效的作用,在國際上起到帶頭作用的是歐洲、美國和日本。

不過,如果日本放棄核電,歐洲和美國也追隨這一舉動,那就意味著長期支撐核不擴散體制的幾個國家都將徹底不再干預這一問題。當然,儘管我不願意看到那一幕,但恐怕該體制將會自行開始瓦解。韓國、中國、印度和俄羅斯等國未曾做過這方面的領軍者,都是追從者。一旦核不擴散領域的領軍者們放棄核電,我們就再也不能影響未來的不擴散體制了。對於日本和美國而言,這將是一種不可估量的風險。作為應當繼續利用核能的理由之一,我認為日本政府有必要認真思考這一點。美國希望在向其他國家呼籲如何安全利用核能時,日本能成為自己的有力夥伴。

關於日美關係,我首先要闡明一點:兩國關係非常緊密且廣泛。即使日本選擇了脫離核電的道路,我也不認為這會引起關係破裂。不過,對於美國來說,日本放棄核電的行為意味著日本將不再是自己可在全球性問題上密切合作的對象了。這正是我們所面臨的風險。長期以來,美國一直對作為夥伴的日本給予了高度肯定。日本以身垂範,在亞洲地區展示了西方先進的價值體系,美國非常欣賞這樣一個日本。因此,美國不希望日本的影響力減弱。一旦日本放棄核電,縱然美日關係不會破裂,想必也會在各個方面遭遇一些困難。

日本應成為一個「健全而有活力的堅強國家」

谷口 最初聽說野田提出的新能源政策時,您感到在經濟、地緣政治和日美關係中哪一個問題最嚴重呢?

哈姆雷 當時我認為最嚴重的問題是由此產生的長遠影響。即該政策有可能導致核不擴散體制的崩潰。這曾是我最大的憂慮。其次是經濟方面。這是在更短時期就會顯現的問題,有可能導致日本的經濟復甦更加遲緩。美國希望日本是一個健康、有活力的堅強國家。雖說核不擴散體制不管怎樣會在未來20年發生問題,如果美國和日本不從現在就開始著手準備,中國和俄羅斯等國將在核能領域凌駕於我們之上。屆時,美國和日本會淪落為單純的小玩家,再也談不上構建全球安全保障體制了。

谷口 總而言之,最終將會向日本逐漸衰落,不斷喪失在國際社會中的存在意義這樣一種局面演變吧。

哈姆雷 許多來自日本的朋友都很擔心國家的衰落,紛紛問我日本是否會變成下一個瑞典、瑞士或葡萄牙。每當遇到這種問題,我總是回答「這是什麼話呢。日本可是(自由主義世界中)位列第二的經濟大國啊」。「既然日本是經濟大國,就不能失去信心,必須向前邁進」。日本最終能否重拾自信,重新走上發展的軌道?這是一個大問題。

堅信、自信,這是如今日本所欠缺的。它們不是文化和經濟的必然產物。我認為日本的經濟和文化都極其強大。要說薄弱之處,那就是政治領導力了。

即便出現頁岩氣革命,也需要重啟核電廠

谷口 讓我們再回到經濟的話題,您提到日本企業要在能源費用上支付高達美國企業數倍的成本。對此我想提兩個問題。第一是日本的商業界為何對此保持沉默?第二,由於頁岩氣革命的影響,美國的能源成本正不斷降低。如果頁岩氣和頁岩油出口到日本,情況是否會發生變化?

哈姆雷 我想頁岩氣和頁岩油遲早會出口到日本。目前,美國已鑽探的頁岩氣井中約有一半處於封閉狀態,尚未投放市場,這是因為,如果開採企業將這些頁岩氣全部投入市場,原本就十分低廉的價格還將進一步下滑。從這一點也可看出,出口的可能性會越來越大,只是定價會遵從國際市場價格。也就是說,價格將由最後一次成交的每百萬BTU所決定。當然,如果全球頁岩氣產量暴增,出現戲劇性的變化,那將另當別論,日本當前還是不得不在頁岩氣上也付出較高的成本。

正因為如此,重啟核電廠對日本來說十分重要。這是因為,核電價格便宜,並能穩定供應,而太陽能和風能都不穩定。如果強颱風襲來,工廠將如何運轉呢?天氣每天都在變化。我們不能像玩溜溜球那樣隨著天氣時進時退地開展經濟活動。

谷口 的確,如果出現類似前段時間侵襲了美國的「桑迪」那樣的超級颶風,自然能源就無法利用了。

哈姆雷 沒錯。晚上無法發電,陰天發電量也會下降,並且現在還沒有大規模蓄電技術。一個辦法是推廣普及電動車輛,這樣就可形成一個如同分散於全國的巨大電池系統。然而,即便在這種狀態下,在家庭和辦公用電減少的夜間,仍有必要廉價提供基礎電力。但是,我們無法依靠太陽能來滿足這種電力需求。為了隨時確保一定的發電量,只能選擇天然氣、石油或者核能。尤其是在基礎電力方面,核能是效​​率最高的一種能源。

換句話說,情況非常清楚。必要的工作是為國民提供明確的資訊,切實展開對話。數週前到訪東京之際,我有幸前往首相官邸,正好看到了反對核電的示威人群。當時我的感覺是,他們之中到底有多少人了解風電裝置的平均運轉率只有10%這一事實、是否認清了太陽能發電的實際情況呢?我想,必須有人將現實明確無誤地告訴大家。

政經界領袖應有的堅定態度

谷口 觀察官邸周圍示威者穿著的T恤可以發現,許多人更強調「推進和平」,而不是「反對核電」。儘管許多人聲稱石原慎太郎和安倍晉三等人使日本趨於右傾化,但從示威人群的表現來看,莫如說日本在左傾化。不知您是否注意到了這一點。

哈姆雷 這倒沒有,我不認識參加遊行的人,所以沒有注意到這方面的問題。我並不懷疑他們的誠意。問題是他們是否認清了現實。關於這一點,我也未曾聽到政治領導人發出任何聲音。在我見到的自民黨政治家中,幾乎無人挺身而決意表明核電的必要性。當前的輿論正如同「颶風桑迪」一般兇暴,所以政治家們似乎都在靜靜等待風暴過去。或許可以說成是「颶風福島」吧。由於擔心在風口浪尖發言失當,會立刻被吹翻刮倒,所以大家都閉口不談。可是,我認為必須明確地告訴人們反對核電到底意味著什麼。

谷口 經濟界的領袖們也同樣保持著沉默。

哈姆雷 我認為,在日本的經濟界,大家似乎都有一種不願多管閒事的想法,不想對直接當事人指手畫腳。福島核電廠事故之際,大多數企業也是保持沉默,認為應該由東電或設計反應爐的日立和東芝去解決。我認為這是錯誤的。經濟界從未試圖向國民明確闡釋放棄核能後會出現什麼狀況。他們沒有充分履行自己應盡的義務。他們有必要發出更多聲音。

安全保障問題需要超黨派的共識

谷口 最後一個問題。儘管目前總統大選結果尚未揭曉(※1),但在上述問題方面,美國能否達成超黨派的共識呢?

哈姆雷 在有關安全保障問題上,華盛頓是有超黨派共識的。共和與民主兩黨都明白核能涉及的廣義安全保障問題,以及日本脫離核電所產生的意義。不過,一旦涉及經濟問題,恐怕就無法達成超黨派共識了。民主黨有強烈的反核電傾向,而共和黨總體上是堅決支持發展核能的。歐巴馬總統原本支持重啟核電廠建設工作,但天然氣價格如此走低,削弱了核電經濟性這一藉口。如果歐巴馬獲得連任,第二任期或許將打出新的能源政策。我想他是不會再堅決支持重啟核電廠建設工作了。

谷口 感謝您提供的種種資訊。我認為日本的政界和經濟界也會對此產生共鳴。

哈姆雷 我期待看到日本的變化。在美國國內,我一貫堅持無黨派路線,所以也不會支持日本的某個特定政黨。不過,我強烈主張領導力的必要性。日本本身沒有什麼過錯,只是政治不夠強大,這是需要改變的地方。

(※1)^ 本文電話採訪於美國總統選舉揭曉前的2012年11月6日

  • [2013.03.14]

1957年出生於香川縣。1981年畢業於東京大學法學系。曾任《日經BUSINESS》記者、編輯委員。之後進入外務省,擔任外務副報道官、廣報文化交流部參事官等職。歷任美國普林斯頓大學伍德羅•威爾遜學院國際研究中心福布萊特計劃客座研究員、倫敦外國新聞協會會長、上海國際問題研究所客座研究員、慶應義塾大學特聘教授等。2011年4月至2013年1月擔任nippon.com編輯委員。著述有《通貨大戰——日圓、人民幣、美元、歐元的同時代史》(日本經濟新聞社,2005年)等。

相關報道
專題相關報道
  • 頁岩革命中的日本能源戰略作者著眼於頁岩革命或將引發的能源市場的劇變,探索日本穩定採購資源的各種可能性。
  • 頁岩革命帶來的地緣政治學影響據預測,從頁岩採掘出來的天然氣和石油將幫助美國在能源方面實現獨立。慶應義塾大學特聘教授谷口智彥先生(nippon.com編輯委員)就這場「頁岩革命」將對日本和全球經濟與地緣政治學方面造成的影響做出一番考察。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