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東日本大地震2週年
通訊報道 重訪災區(上篇):重建事業需要更多支援

菊地正憲 [作者簡介]

[2013.05.02]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大地震已過去兩年。遇難者家屬仍然沉浸在悲痛之中,災區重建工作也尚未完成。自2011年夏季赴災區開展上一次採訪報道以來,時隔1年7個月,作為媒體人的菊地正憲先生再次走訪宮城縣和岩手縣,為我們帶來了這篇通訊報道。

石卷市:自動傾卸卡車(Dump Truck)穿梭在共有84名兒童和教員遇難的大川小學遺址上

放眼望去,滿目瘡痍的景象一直綿延至海邊。生長著泛紅針葉林的小山邊孤零零地殘留著一座二樓高度的校舍廢墟。裝載著砂土和瓦礫的自動傾卸卡車(Dump Truck)一次次從旁駛過——。

這裏是宮城縣石卷市釜谷地區的石卷市立大川小學。2011年3月11日下午發生的東日本大地震奪去了近兩萬人的生命。當時,大川小學被巨大的海嘯吞噬,108名兒童中的70人不幸遇難,還有4人至今仍下落不明。在校的11名教員中也有10人喪生。兩年之後的今天,這裏正如火如荼地開展修建防波堤、河川堤防和公路等基礎設施方面的重建工作,但這次災難中遇難的兒童人數堪稱史無前例,從那校舍的廢墟中,我們能夠感到悲痛的時間仍在繼續流逝。

今年2月下旬至3月上旬,我走訪了在東日本大地震中受災最為嚴重的宮城和岩手兩縣的沿岸地區。自發生地震的2011年3月以來,我曾進行過3次實地採訪,這是我時隔1年7個月後第4次重訪故地。尤其是2011年6月集中開展的第2次採訪,令我深刻地感受到大川小學這個採訪對象正是最能反映被高調宣傳為「出乎意料」的大海嘯肆虐痕蹟的現場。因為存在一些不能單純將之歸於「天災」的背景因素。

「儘管已過了「三次忌」(第二年的忌日——譯註),但心中仍然充滿了遺憾。我強烈質疑企圖逃避責任的校方的解釋和應對措施。」

佐藤Katura(47歲)在那場災難中失去了即將畢業的次女Mizuho,她始終無法消除對於學校和市教委方面的不信任感。在遇難者家屬的要求下,市教委召開了數次說明會,從地震發生到海嘯襲來的長達約50分鐘時間內,有關方面並未做出判斷要求大家撤離到唯一有可能保證安全的後山,也沒有有效動用停在附近待命的校車,就連海嘯避難手冊上也沒有註明避難地點,這種種失誤相繼曝光。

石卷市立大川小學的多名兒童和教員在海嘯中喪生。裝滿砂土和瓦礫的自動傾卸卡車從校舍廢墟旁駛過

 

並非天災,而是「人禍」

市教委不僅在關於教員和孩子們避難行動的說法一變再變,甚至沒有及時發表明確的道歉言語。校方相關人員也未受到行政處分。

佐藤和隆先生(46歲)同樣失去了當時正在上6年級的三兒子雄樹,他也表示「兒子被奪走了未來,我希望替他了解真相。」

「遇難者家屬中甚至有許多人在當時失去了所有的孩子。也有一些家長對校方不負責任的態度感到絕望,開始流露出放棄的想法——「即使追究責任也不能讓孩子復生,現在只想盡快忘掉這一切」。但是,大部分人仍然表示無法接受。」

在東北地方性報紙《河北新報》擔任記者時長期負責石卷市一帶新聞報道事務、退休後現在仍繼續從事有關大川小學的採訪活動的媒體人相澤雄一郎先生表示:「他們缺乏一種「要全力保護孩子們性命」的觀念。鑑於避難手冊的考慮不周和避難行動的草率失策,大川小學事件可謂是一次人禍。」

回應遇難者家屬的呼聲,文部科學省終於在今年主導成立了由防災學者、律師等人員組成的第三方機構「大川小學事故鑑定委員會」,並於2月召開了首次會議。鑑定委員會今後將聽取遇難者家屬和校方相關人員的意見、調查當天的避難行動,並對遇難者家屬的在震災後受到的對待進行檢討,計劃在6月提交中期報告。為了避免悲劇再次發生,也為了盡可能地恢復人們對教育第一線的信任,必須徹底探明真相。

安放在大川小學校門前的祭祀靈塔

 

南三陸町:「Sansan商業街」閃現重建之光

南三陸町公所「防災對策廳舍」。海嘯襲來之時,逃亡樓頂避難的約30名職員中僅有10人生還

筆者又前往了與石卷市北部相接的南三陸町。2011年3月災害發生後,筆者曾來到這裏被高達十多公尺的大海嘯夷為平地的海岸地區開展實地採訪。當時,死亡和失踪人員共約800人。在志津川地區的中心城區,筆者發現曾經堆積如山的瓦礫已基本清理完畢。除了當時有42名職員被海嘯吞噬的「防災對策廳舍」等幾個建築被保留外,絕大部分土地都變成了空地。身處此地,同樣也能看到參與重建工作的卡車在縱橫交錯的道路上穿梭不停。

繼續前往距離港口約1.2公里的內陸地帶,筆者來到了商舖林立的一角。這就是2012年2月開張的預製組件式臨時商業街——「南三陸Sansan商業街」。餐飲店、文具店、美髮店等約30家店鋪鱗次櫛比,充滿了重建復興的氣息。今年2月25日,這裏舉辦了開業一周年慶祝活動——「牡蠣廟會福興市集」。應季的牡蠣和特產商品吸引了來自町內外的眾多顧客。

為了災民而奮鬥的「鄰家麵包店」

創立於明治43(1910)年的老麵包糕點店「雄新堂」也在臨時商業街上擁有一個鋪面。第4代店主阿部雄一(48歲)感慨良深地說:

「之​​前開在志津川市區內的店面被海嘯沖毀,感覺快要失去希望之際,避難所內的許多民眾都對我說「真想吃雄新堂的麵包啊」。我感到「這或許就是自己的使命」,於是決定重新開始製作10年前停止製作的麵包,與其他糕點一同銷售。」

和其他店主一樣,海嘯也奪走了阿部先生的多位親屬和朋友。但在眾多老顧客的支持下,總算是恢復了營業。

雖說町內的重建事業已經走上正軌,但許多年輕人卻離開了本地。尤其是上了年紀的災民中,還有不少人居住在臨時住宅內,對未來充滿憂慮,終日鬱鬱寡歡。據說由於臨時住宅都建在高處,導致他們無法隨意前往位於地勢較低處的臨時商業街。

 「儘管如此,由於相當一部分民眾以麵包為主食,所以本店一直深受大家喜愛。我打算與商業街的伙伴們一起努力,通過流動銷售方式上門外賣,或者舉辦更多活動等,吸引更多本地顧客。」

阿部先生穿著一身令人聯想到「鄰家麵包店」的白衣裳,微笑著向筆者吐露了這樣的抱負。

在臨時搭建的「南三陸Sansan商業街」上開店的「雄新堂」麵包糕點店店主阿部雄一

 

松島町:町內行政終於邁入「重建」階段

筆者還走訪了因「日本三景」之一的松島而聞名於​​世的松島町。這裏也是我此前每次災區採訪行動的必去之地。儘管該地區受災程度較輕,但仍有21人因地震相關原因喪生。

時隔許久再次見到大橋健男町長,他的表情比地震數月後與我初次見面時顯得平和了幾分。

「那段時間一直疲於處理災民問題,不過總算是在2011年度內找到了重建的頭緒。今後,我準備正式開展重建工作,首先致力於恢復道路與港口、完善民眾避難通道等具體事業。」

我還聽說了一個符合松島外國遊客眾多這一地方特色的軼聞。據說地震促成了一段國際交流故事。

居住在美國北卡羅來納州的凱瑟琳(Kathleen)、米歇爾(Michelle)和保羅(Eric Paul)一家三人在松島旅行時遭遇了那場災難,極度混亂之中,幸虧受到當地居民幫助才得以平安回國。回國後,一家人與親屬共同建立了「松島救濟基金」,捐贈了265萬日圓(3萬3,000美元)善款、暖爐和家電產品等,並於去年夏天接待了松島町內的10名國中生赴美寄宿訪問。大橋町長計劃今年夏天親赴當地,加深跨越國界的情誼。

「希望中央繼續提供充足的預算」

宮城縣松島町的大橋健男町長

據大橋町長介紹,災後數月內,本應在預算和人員方面給予支援的中央卻行動遲緩。比如,在申請用於修復町內道路的補助時,仍然不得不經過繁瑣的程序和漫長的時間才最終獲得批准。據說2011年末制定出作為重建方針基礎的町內震災重建計劃,並於1年前成立復興廳這一部門後,各種手續辦理時間縮短,重建事業終於有了起色。

儘管如此,町財政依然不容樂觀。該町2011年度的一般會計決算為94億日圓,較震前50-60億日圓的規模增加了約6成。2012年度更是飆升至162億日圓,2013年度甚至列出了高達190億日圓的一般會計最初預算案。增加部分幾乎全額用於重建相關工作。截至2012年11月,包括建設災害公營住宅和強化漁港設施功能在內,計劃以復興廳為窗口、利用中央重建交付金實施的事業項目共計36項。大橋町長繼續說到:

「各項事業均已完成設計和調查工作,馬上就會進入開工階段。正因為每一項事業都與居民的維生管線密切相關,所以希望中央繼續提供充足的預算。同時,本町將會努力招商引資,保障就業,並積極招來海外遊客。」

儘管擁有得天獨厚的觀光資源,但松島仍然是一個面臨漁業人群老齡化和人口減少等問題的小型自治體。現有人口約1萬5,000人。就支柱產業之一的觀光業而言,2012年的遊客人數也從地震前的全年約360萬人銳減至260萬人。

安倍晉三政權2013年度預算案中,管理重建預算的重建特別會計經費為43,840億日圓,較2012年度增加了6,000億日圓。最初設定的5年19萬億日圓的重建預算總額擴大到了25兆日圓。大多數受災自治體原本就面臨日益加劇的人口稀少和老齡化問題,獨立實施重建工作更是舉步維艱。包括深受核電事故困擾的福島縣在內,中央有責任為生活在水深火熱中的災民保駕護航,直到他們的生活完全恢復正常。

(2013年3月6日,攝影:KODERAKEI)

  • [2013.05.02]

1965年生於北海道。曾任《北海道新聞》記者,後成為自由撰稿人。主要為《AERA》《中央公論》《新潮45》《PRESIDENT》等雜誌撰寫人物報道、社會類通訊報道等文章。著書有《速記員們的國會秘錄》(新潮新書,2010年)等。

相關報道
專題相關報道
  • 無聲吶喊的死者與目不可見的悲傷與「死者」對話,共同生存下去——只有立足於這種思維才能開闢真正的「重建」之路。敢想敢言的新一代評論家若松英輔認為,要生活在「3.11」後的世上就不應無視「死者」的存在。
  • 為了實現夢想東日本大地震奪去了兩名美國人的生命。當時在宮城縣石卷市教授英語的泰勒・安德森(Taylor Anderson,時年24歲)便是其中之一。地震後,安德森一家繼承泰勒的遺志,設立了追悼基金。該基金一直通過為民間援助活動提供資金,幫助災區的學生和兒童。地震發生兩年之際,本網站誠邀泰勒的父親安迪先生和弟弟傑弗里為我們撰寫了這篇文章。
  • 通訊報道 重訪災區(下篇):保障「日常住宅」是一個關鍵環節東日本大地震引發的海嘯摧毀了日本東北太平洋沿岸地區的絕大部分建築,住宅和基礎設施的重建工作是當下的一個重大課題。媒體人菊地正憲先生親赴災區,就災區的城市重建工作進行了採訪。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