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一戰百年與日本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的大國協調與日本外交

櫻井良樹 [作者簡介]

[2014.12.18]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20世紀爆發的兩次世界大戰之間的時代,日本曾摸索過從帝國主義外交路線轉變為基於國際協調路線的新外交道路。本文作者將闡釋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國際社會與日本外交的情況。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到20世紀20年代這一期間,日本曾努力轉變此前的帝國主義外交路線,順應全球性的裁軍潮流,謀求國際協調,並尋求過實行不干涉中國內政的政策。儘管人們會覺得這是日本在不利的國際環境下被迫做出的選擇,但筆者想指出,這是日本邁向獨自新外交方向的舉措。

一戰促使日本積極開展獨立「對華外交」

距今100年前爆發的第一次世界大戰,對日本的對外政策尤其是東亞政策產生了重大影響。因為1912年清王朝覆滅之後,中國陷入混亂,日本的對華政策開始趨於積極化、多樣化。然而,在列強利益衝突激烈的環境下,日本始終難以在列強中占據優勢。日本不得不採取與英國和俄國合作,逐步增大對中國大陸的影響力的政策。

可是,1914年8月世界大戰爆發後,歐洲列強開始終日忙於打仗。而日本出於日英同盟之誼,以協約國身分參加了戰鬥,但當時的戰鬥只是攻下了作為德國在華根據地的山東半島的青島,僅僅兩個月後,德軍投降,戰鬥結束。

後來,第二次大隈重信內閣向袁世凱政權提出了包括處理此前德國在山東半島享有的權益(第一號)、延長數年後到期的遼東半島租借權和南滿鐵路經營權(第二號)、讓漢冶萍公司(中華民國最大的製鐵公司)變成日中合資企業(第三號)、中國沿海港灣及島嶼不割讓與他國(第四號)在內的對華二十一條要求。此外,作為希望條款(第五號),還提出了僱用日本人擔任政治・財政和軍事顧問、日中合辦警署、日中合辦軍械廠、將連接武昌與九江南昌的鐵路鋪設權交予日本、在福建省籌辦鐵路・礦山和港灣工程時若要引入外資需提前與日本協商等各種要求。

其中,第一號隨著德國投降而得到落實,第二號、第三號一直懸而未決。但第五號中有些條款會顯著提升日本的在華影響力,有些條款可能會損害列強的利益,在原來的形勢下,日本絕不可能提出這樣的要求。雖然由於英美的反對,第五號最終被撤回,但日本發出最後通牒,迫使中國政府同意了其他條款。

如上所述,第一次世界大戰促使日本的對華外交趨於更加獨立和積極。後來的寺內正毅內閣也繼承了這樣的積極政策。但他的方法並不像大隈內閣那樣具有威逼性質。他採用借款政策(西原借款)援助並拉攏中國政府(段祺瑞政權),希望由此提高日本的影響力。同時,他看中了中國作為資源供應地的價值,希望加強日中之間的經濟關係。就這樣,世界大戰期間的日本比較自由地推進了自己的對華政策。

  • [2014.12.18]

麗澤大學外語系教授。1981年畢業於上智大學文學系史學科,88年獲得上智大學研究所文學研究科博士課程學分後退學。博士(史學)。著書有《大正政治史的出發—立憲同志會的成立及其周邊—》(山川出版社,1997年)、《辛亥革命與日本政治的變動》(岩波書店,2009年)、《加藤高明》(Minerva書房,2013年)等。

相關報道
專題相關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