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一戰百年與日本
日本遵守國際法的情況與德軍俘虜們的收容所生活

瀨戶武彥 [作者簡介]

[2015.01.19]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Русский |

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各地收容了大約4,700名德軍俘虜。日本在對待他們時非常重視遵守國際法。筆者藉助當時留下的資料,再現了俘虜們不乏文化活動的收容生活。 

2014年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100週年。正如其偶爾也被稱作歐洲大戰那樣,第一次世界大戰在日本幾乎不會成為人們的話題。或許原因在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給人留下的記憶太過深刻。雖然同樣稱為世界大戰,但其實兩者之間存在顯著差異。一戰期間,日本曾以協約國的身分參戰。但作為實質性戰鬥而言,只是與德國圍繞中國山東半島的青島展開了攻防戰,即所謂的日德戰爭,而且戰鬥僅僅持續了1個半月左右。最終,大約4,700名德軍俘虜被送入分布在日本各地的16個收容所,度過了5年多的收容生活。如今,人們已經遺忘了這段歷史。

俘虜收容所的管理工作遵守了國際法

當時,戰爭俘虜的官方說法叫做俘虜。管轄俘虜收容所的部門叫做俘虜情報局。另外,雖然統稱為德軍俘虜,但嚴格來說,還有澳洲人、匈牙利人、捷克人和波蘭人等混雜其中。不過,由於絕大多數俘虜是德國人,所以在提及俘虜整體時還是使用德軍俘虜這個說法。

日本在對待德軍俘虜問題上堅持了遵守國際法的原則。因為日本遵從了1907年10月18日在荷蘭海牙籤署並於1912年1月13日公布的「陸戰法規和慣例公約」,即所謂的「海牙公約」。後文提及此規則時均稱海牙公約。海牙公約第2章關於俘虜的項目第4條中有一款規定「俘虜應受到人道對待」。日本在早於日德戰爭10年的日俄戰爭中取勝後,一直致力於促使歐美各國認可自己文明國家的身分。因此,收容所內絕不允許出現虐待俘虜或強制其勞動的現象。

可是在1915年11月15日,久留米收容所發生了真崎甚三郎所長毆打俘虜將校(中尉以上軍官——譯註)的事件。時值大正天皇即位大典之際,收容所特別發給俘虜們每人1瓶啤酒和兩個蘋果,但兩名俘虜將校以日德兩國處於交戰之中為由拒絕領取,真崎所長一生氣就打了他們的臉。依據禁止虐待俘虜的海牙公約,俘虜們對所長的行為提出了強烈抗議,最後甚至演變成了要求當時還是中立國的美國派遣使館人員出面協調的大問題。不久後,真崎被罷免了所長職務。我們可以認為這是非常罕見的事件。儘管各地的收容所也會發生低級所員與俘虜之間的瑣碎糾紛,但幾乎沒有出現過稱得上虐待的暴行。

德軍俘虜照片反映出來的寬鬆紀律

〔圖片1:鳴門市德國館收藏/圖片2:哈斯曼(Oswald Hasselmann)提供〕

〔圖片1〕攝於1916年4月初,是香川縣丸龜收容所所員與俘虜將校的紀念照。應該是收容所所長石井彌四郎大佐(佐相當於校官——譯註)卸任紀念照。大概由於體弱多病的緣故,位於前列中央的石井所長看起來有點蜷縮著身子,而兩邊的德國將校卻翹著二郎腿,顯得很威風,根本不像俘虜。或許可以說這從一個角度反映了俘虜在收容所內的待遇。

〔圖片2〕是在名古屋收容所內拍攝的照片。拍攝時間不詳,但從著裝來看應該是冬季。在收容所某個房間的向陽處俘虜們隨心所欲的姿勢,幾乎感覺不到像是畏懼嚴格紀律的俘虜形象。

〔圖片3:久留米市教育委員會收藏〕

〔圖片3〕攝於1915年1月27日,地點在福岡縣久留米收容所。當天,俘虜們舉辦了德國皇帝威廉二世誕辰慶祝會。照片展示了收容所所員山本茂中尉與俘虜們親切談笑的情景。山本中尉曾在德國的陸軍士官學校留過學,能說一口流利的德語。有一名當時的俘虜在日記中寫道,為了進一步提高山本的德語能力,收容所方面安排山本與一名俘虜互相教授自己的母語。另外,雖然拍到日德官兵的照片很多,但他們露出笑容的照片卻極少。

  • [2015.01.19]

高知大學名譽教授。專攻德國文化。1970年東北大學研究所碩士課程結業。主要著書有《來自青島的士兵們——第一次世界大戰與德軍俘虜的實際情況》(同學社,2006年)等。

相關報道
專題相關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