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日本戰後70年
大眾音樂的「戰後」始於何時?

輪島裕介 [作者簡介]

[2015.11.26]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ESPAÑOL |

戰後日本流行歌謠深受駐日盟軍總司令(GHQ)主導的廣播節目「歌唱比賽」以及駐軍俱樂部的影響。不過,日本大眾音樂並沒有因為二戰結束而脫胎換骨。本文將關注的焦點放在戰後初期,來驗證一段戰後歌謠史。

俗語說,歌謠反映世態人情,世態人情影響歌謠。不過,世態人情很少能被歌謠所影響,而認為一首歌謠能夠單純地反映出當時的社會情況的這種想法,本身也值得商榷。雖說如此,戰後日本的歌謠,的確與人們的集體記憶密切相連。本文將探究「歌謠」和「世態」在人們的記憶中是以何種方式相結合的,同時也回顧一下戰後初期的大眾音樂史。

戰後第一首爆紅歌曲《蘋果之歌》創作於戰時

並木路子,1921年出生於東京淺草,5歲前在臺灣度過。1936年進入松竹少女歌劇學校。第2年,在淺草國際劇場初次登臺演出。出演了眾多舞臺劇,戰時曾參加慰問團赴菲律賓和上海演出。1945年,被選為松竹電影《微風》的女主角,演唱了插曲《蘋果之歌》,大獲成功。(圖片:《並木路子~蘋果之歌 森林水車~》日本哥倫比亞公司、2014)

要說象徵了「戰後」社會中明朗和自由氛圍的歌謠,首先浮現於腦海的大概就是《蘋果之歌》和《東京Boogie Woogie(※1)》吧。這兩首歌在戰爭剛結束的幾年間,的確非常受歡迎。不過,它們同時也反映了戰後社會與戰前、戰時的一脈相承,並且我們還不能忘記另一個重要的事實,那就是這類歌曲的流行,在文化層面上更多的是受到否定的。

《蘋果之歌》是戰後首支爆紅的流行歌曲。日本戰敗後的1945年10月,電影《微風》首映,這首歌便是該片中的插曲。也就是說,這首歌是在戰時創作的。在戰爭末期,對戰爭和炮火後苦難生活的感傷描述漸漸淡化,社會更希望通過明快的、富於娛樂性的表現方式來撫慰受傷的心靈。《微風》和《蘋果之歌》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創作出來的。

「電影主題曲在發行唱片後走紅」這種「商業搭配」成為慣用做法是在1938年的電影《愛染桂》之後,其主題曲《旅途夜風》的作曲者萬城目正,同時也是《蘋果之歌》的作曲者。

戰前爵士樂旗手創作的《東京Boogie Woogie》

服部良一(1907~1993年)的作品有《東京Boogie Woogie》、《銀座KanKan舞女》、《青色山脈》等,他將當時最前衛的爵士樂等西洋音樂的韻律和節奏大膽引入日本流行歌曲,被看做是「日本流行音樂之父」(圖片:《服部良一/完整版 我的音樂人生》日本哥倫比亞公司,2006年)

關於《東京Boogie Woogie》,比較普遍的解讀是,其作曲人服部良一在歌曲中引入「Boogie」這種外來節奏韻律,表現了日本戰後對「美國」的憧憬。另外,在影片中邊演唱這首歌曲邊跳舞的笠置靜子的形象,經常讓人們與那些被稱為「PANPAN(主要以二戰後駐日美軍為服務對象的街頭妓女——譯註)」的女性們的誇張大膽的動作聯繫在一起。從這個意義上來講,這首歌也很容易被當做是「戰後」的象徵。不過,在這裏想強調的是,笠置和服部都是戰前日本爵士樂文化的主要旗手。

在日本和美國開戰之前,這兩人搭檔的松竹樂劇團,可以說是達到了戰前日本爵士樂的頂峰。服部首次使用「Boogie」這種形式的韻律,並不是在戰後,而是在戰時。他曾作為陸軍文官在中國大陸進行音樂活動,從事對敵宣傳工作。1945年6月,他在上海舉行獨奏會,首次演奏了交響爵士樂曲《夜來香幻想曲》,其中的一部分便採用了這種新的節奏韻律。

笠置靜子(1914~1985年)是戰後初期的代表性藝人。出生於香川縣。13歲進入大阪松竹樂劇部(大阪少女歌劇團的前身),以強勁有力的舞臺風格而受矚目。1947年以後,作品《東京Boogie Woogie》、《購物Boogie》、《森林Boogie》相繼走紅,被稱為「Boogie女王」。(圖片:《100週年誕辰紀念 Boogie Woogie傳奇 笠置靜子的世界》日本哥倫比亞公司,2014年)

順便說一下,進入20世紀60年代,服部的歌曲在日本不再流行之後,他在香港打開了活路,對香港娛樂界的發展產生了莫大的影響。這件事告訴我們,應該在貫穿於整個戰前、戰時、戰後的東亞大眾文化的脈絡中來理解服部的音樂活動(乃至日本的整個大眾音樂文化)。

(※1)^ Boogie Woogie,是一種快速的藍調鋼琴音樂風格,對爵士鋼琴有很大影響——譯註。

  • [2015.11.26]

大阪大學研究所文學研究系副教授(音樂學)。1974年生於金澤市。專攻大眾音樂研究、近現代大眾文化史、非洲巴西(Afro-Brazil)音樂。東京大學研究所人文社會系研究科(美學藝術學)博士課程結業(文學)。曾擔任日本學術振興會特別研究員,國立音樂大學等兼任講師等職。著作有《被創造出來的「日本之心」神話——以演歌為中心的戰後大眾音樂史》(光文社新書、2010年)獲得第33屆三得利文藝獎(藝術、文學類)。

相關報道
專題相關報道
  • 從「軍都」到和平的象徵——作為「外交工具」的廣島曾是一個「軍都」的廣島,經過戰後重建成為一個「和平紀念都市」。在日本的歷史認識受到考問的今天,作為遭受過原子彈轟炸的城市,廣島的象徵意義已變得越來越重要。本文將以冷戰後的全新邏輯思路,針對作為日本和平主義象徵的廣島重新展開思考。
  • 「戰後」何時結束?——探索未來的年輕人們日本的年輕人對生活在富裕而「和平」的社會感到幸福滿足。但上世紀90年代以後試圖延續「戰後」經濟的政策所產生的不良後果,必定會侵蝕年輕人的未來。
  • 邦交正常化後50年——作為「扁平化」世界縮影的日韓關係迎來戰後70年的2015年也是日韓基本條約簽署50週年。筆者將嘗試在國際關係的結構性變化中重新理解因歷史認識等問題陷入功能失調狀態的日韓關係,探索一條開闢新局面的道路。
  • 追趕「富國」的70年戰後的日本經濟,大體可分為戰後復興、高速成長的50年以及其後的20年。筆者在文中指出「經濟飛速成長的源泉,在20世紀90年代已經枯竭」,並提出欲轉變成長模式,必須重新審視現行制度。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