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日本戰後70年
從「軍都」到和平的象徵——作為「外交工具」的廣島

篠田英朗 [作者簡介]

[2015.12.15]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曾是一個「軍都」的廣島,經過戰後重建成為一個「和平紀念都市」。在日本的歷史認識受到考問的今天,作為遭受過原子彈轟炸的城市,廣島的象徵意義已變得越來越重要。本文將以冷戰後的全新邏輯思路,針對作為日本和平主義象徵的廣島重新展開思考。

對於安倍首相而言的「鬼門」

廣島總會在每年8月6日迎來某種意義的盛況。今年恰逢戰後70年,或許這種氛圍更加明顯。在安保法制與和平主義的關係受到考問的背景下,或者說國內與國際上的「歷史認識」內幕受到考問的背景下,廣島所帶有的象徵意義正變得愈發重要。

今年約有55,000人參加了和平紀念儀式,100個國家的駐日大使列席了儀式。除了駐日大使卡羅琳・甘迺迪外,美國還派了副國務卿凱特摩勒(Rose Gottemoeller)出席活動,成為人們熱議的話題。除了英、法、俄3國外,印度、巴基斯坦、以色列也派出了代表,擁有核武器的國家中,只有中國沒有派大使出席。近年來,阿富汗和盧安達等剛剛結束戰亂的國家的駐日大使也屢屢訪問廣島,他們將此作為發表聲明的一種言論機會。

對於安倍晉三首相而言,廣島正逐漸成為鬼門(避諱之地——譯註)。為了避免出現因2014年紀念儀式致辭酷似上一年致辭而「被抨擊複製黏貼」的狀況,安倍首相採用了全新的致辭內容。於是,今年便遭到了批評——「這次沒有提及首相每年都會提到的無核三原則,是何意圖?」。在與原子彈爆炸受害者會面時,又被要求撤銷安保法案,只能被動防守。但即便如此,對於高舉愛國主義旗幟的安倍首相而言,8月6日訪問廣島是無法逃避的。

到和平紀念資料館畢業旅行的學生人數銳減

廣島市內所有酒店8月5日晚上的客房都會提前幾個月被預訂一空。8月6日全天,各種團體會在市內各處舉辦各種活動。除了傳統的原子彈爆炸證言集會外,還有政治集會和文化發表會等。而市民和訪客最容易融入的是8月6日傍晚放流燈籠的慣例活動。

這一天最吸引人們的是外國訪客。有人會像和平運動家一樣打出標語牌,也有穿著短褲悠閒觀光的團體。廣島市、廣島縣的政府方面,除了組織和平紀念儀式外,也沒有忘記向訪客大力宣傳宮島等觀光資源。

晚上8點,NHK國際廣播在原子彈爆炸圓頂屋和燈籠放流會場之間的場地拍攝節目,我擔任了評論員,由於是英語節目,所以日本人都沒有停步。但路過的外國人都駐足傾聽了節目內容。

提到廣島,在日本人的印象中,可能首先浮現出來的就是前往當地傾聽原子彈轟炸受害者證言的畢業旅行學生團體。但前往廣島開展畢業旅行的人數正在持續銳減。拿廣島和平紀念資料館參觀人數的數據來說,上世紀80年代,畢業旅行參觀者幾乎一直保持在50萬人的水準,占到了總人數的近4分之1,但2014年度減少到了約30萬人,僅占總人數的23%。過去10年左右的時間裏下滑程度非常顯著。

  • [2015.12.15]

東京外國語大學綜合國際學研究院教授。生於1968年。專攻國際關係論。1993年早稻田大學研究所政治學研究科碩士課程結業。1998年獲得倫敦大學(LSE)國際關係學博士學位。曾任廣島大學和平科學研究中心準教授等職,2013年4月起任現職。著書有《構建和平與法治》(創文社,2003年,獲大佛次郎論壇獎)、《「國家主權」思想》(勁草書房,2012年,獲三得利學藝獎)等。

相關報道
專題相關報道
  • 大眾音樂的「戰後」始於何時?戰後日本流行歌謠深受駐日盟軍總司令(GHQ)主導的廣播節目「歌唱比賽」以及駐軍俱樂部的影響。不過,日本大眾音樂並沒有因為二戰結束而脫胎換骨。本文將關注的焦點放在戰後初期,來驗證一段戰後歌謠史。
  • 「戰後」何時結束?——探索未來的年輕人們日本的年輕人對生活在富裕而「和平」的社會感到幸福滿足。但上世紀90年代以後試圖延續「戰後」經濟的政策所產生的不良後果,必定會侵蝕年輕人的未來。
  • 邦交正常化後50年——作為「扁平化」世界縮影的日韓關係迎來戰後70年的2015年也是日韓基本條約簽署50週年。筆者將嘗試在國際關係的結構性變化中重新理解因歷史認識等問題陷入功能失調狀態的日韓關係,探索一條開闢新局面的道路。
  • 追趕「富國」的70年戰後的日本經濟,大體可分為戰後復興、高速成長的50年以及其後的20年。筆者在文中指出「經濟飛速成長的源泉,在20世紀90年代已經枯竭」,並提出欲轉變成長模式,必須重新審視現行制度。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