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家庭将走向何方:多样化?还是虚拟化?

社会 文化

家庭包括两个方面。一是构建富裕的经济生活,二是与心爱的人共同生活,满足爱情希求。直到近年,这两方面的功能,在各发达国家都是通过“夫主外,妻主内”的形式来实现的。然而,随着近30年间世界经济结构的转变,这种“性别角色分工型家庭”正在走向尽头。

经济发展的终结和经济差距的扩大

现代社会形成后,直至1975年前后,“性别角色分工型家庭”成为欧美和日本等发达工业国家的标准模式。人们将这种家庭形态视为理想,在实际生活中,许多年轻人组建了这种类型的家庭。

这种模式的家庭,是在发达国家的工业带来的经济发展中产生的。因为在发达国家,供职于企业的男性,有稳定的工作和收入,绝大多数男性有经济能力来养家,而绝大多数女性结婚后可成为专心操持家务并养育子女的全职主妇,共建富裕的生活。先恋爱后结婚也得到普及,不少人可以和相爱的人结婚,享受物质丰富、和谐美满的家庭生活。

1973年石油危机(Gulf Oil Crisis)发生后,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放缓。以工业推动经济发展的道路走到尽头,历史进入所谓“后工业化(post-industrialization)”时代,出现以服务业为中心的经济。随着全球化的推进,工厂越来越多地向发展中国家转移,企业更加重视自动化和信息技术(IT)化。其结果,一方面是专业性强并可获得高收入的职业增加,另一方面是稳定的职业减少,失业者和低收入的兼职工作越来越多。这就是所谓 “新经济”时代的来临,正如罗伯特·莱许(Robert Reich)和托马斯•皮凯蒂(Thomas Piketty)所言,经济差别扩大。结果于是,可赚取足够收入抚养妻子儿女的男性比例减少。这就是“性别角色分工型家庭”在发达国家走到尽头的原因。

欧美的生活方式革命

与此同时,20世纪70年代以后,美国、西北欧各国和大洋洲兴起了所谓的生活方式革命。由于女权运动的渗透和性解放的影响,人们开始尝试多样化的生活方式。女性迅速走向职场,经济上的独立成为可能。年轻人婚前保持性关系并同居的现象变得很平常,未婚先育的情况增加。离婚也更容易地为人接受,对配偶感到厌倦即可自由分手。

“性别角色分工型家庭”减少,取而代之的是家庭多样化的发展。它具体表现在年轻人组建家庭时,优先考虑寻找“亲密的伴侣”并共筑和谐美满的生活,而经济生活则趋向于通过夫妻共同工作和社会福利来解决。

进入21世纪后,同性婚姻合法的国家增加,如荷兰、法国和英国。原本“性别角色分工型家庭”根深蒂固的意大利、西班牙等南欧各国(希腊除外)同居和未婚先育现象也急剧增加,生活方式进一步呈多样化发展。

表1 欧美各国及日本的婚外出生率(%)

1970年 1990年 2012年
瑞典 18.6 47.0 54.5
法国 6.8 30.1 56.7
英国 8.0 27.9 47.6
美国 10.0 28.0 40.7
德国 7.2 15.3 34.5
西班牙 1.4 9.6 39.0
意大利 2.2 6.5 25.7
日本 0.9 1.1 2.2

资料:欧盟统计局(Eurostat)、厚生劳动省大臣官房统计信息部“人口动态统计”、美国商务省“Statistical Abstract of the United States”

无法摆脱“性别角色分工型家庭”的日本

在日本,从战后到经济高速发展期的这段工业化时期,“性别角色分工型家庭”得到普及。而且,在度过了石油危机后,直到1992年泡沫经济破灭,男性的就业非常稳定,很多年轻人都可组建“夫主外、妻主内”的家庭。

然而,从20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全球化的浪潮,冲击了日本男性稳定的就业环境。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年轻人中

非正规就业者

增加,正式员工薪水的增幅缩小。能抚养妻子儿女并过上富裕生活的男性比例与欧美一样呈下降趋势。

不过在日本,生活方式革命所带来的影响非常有限,家庭的多样化没有其他发达国家进展得迅速。

首先我们来看女性走向职场的情况。女性员工确有增加,但育儿期女性成为全职主妇的比例在发达国家中居高。而且有工作的已婚女性,其三分之二为小时工。结果是大部分夫妻依靠丈夫的收入维持生活,“性别角色分工型家庭”的根基没有瓦解。

不太需要恋人

性革命的效果也很有限。未婚者的同居率2010年仅为1.6%,未婚生产率2014年为2.4%,与欧美相比显著低下。而未婚先孕型婚姻(所谓“奉子成婚”[shotgun marriage])的比例要高得多,占婚姻的20%(约为未婚生产率的10倍)。这意味着虽然未婚者的性关系变得自由,但子女应在完整的家庭环境中抚养这种传统观念依然根深蒂固。

另外,进入21世纪后,年轻人的恋爱行为本身也变得消极。有恋人的未婚者占未婚者整体的比例较低,希望拥有恋人者也在减少。调查结果进一步显示,对性不感兴趣的年轻人增加。

表2 与恋人的交往

单身者的交往情况 (20~39岁) 有恋人 无恋人
有交往经验 无交往经验
2010年调查 36.2% 37.9% 25.8%
2015年调查 35.6% 40.8% 23.3%
无恋人单身的交往意愿,是否需要恋人 *括号内为2010年的数值 男性 61.5% (67.3%) 20多岁 58.1% 30多岁 66.1% 年收入400万日元以上 79.7% 400万日元以下 59.9%
女性 60.1% (70.3%) 20多岁 57.6% 30多岁 64.8% 年收入200万日元以上 70.7% 200万日元以下 52.1%

资料:内阁府《有关结婚和家庭形成的意识调查》报告

调查结果显示,在日本,一方面婚后可组建“性别角色分工型家庭”的年轻人减少,另一方面没有恋人的未婚青年增加。这就是日本少子化和未婚化的现状。2010年,30~34岁日本人的未婚率男性为47.3%,女性为34.5%(2010年国情调查)

如上所述,日本人的同居率极为低下,有恋人的比例也只有30%左右。而且多数未婚者(20~34岁未婚者的80%)与父母同住。不少人在经济上依赖父母,父母去世后,面临经济困难、生活孤立的单身者今后很可能会急剧增加。

妨碍家庭多样化的因素

为何日本的“性别角色分工型家庭”根深蒂固,家庭的多样化得不到发展呢?

原因之一,可以认为是受到制度、习惯和意识等因素的影响。来自周围的那种要求认同和接受“性别角色分工型家庭”的压力在日本依然强大。日本正式员工的工作惯例是以“有全职太太的男性”为前提设定的。一个员工为了能献身企业,心甘情愿地长时间工作,又能维持自己的家庭,背后有一位全盘负责家务和育儿的主妇被视为是理所当然的。养老金和健康保险等社会保障制度也是以“性别角色分工型家庭”为模式制定的,因此采取其他家庭形式对自己是非常不利的。

另外,在日本社会,注重“体面”的意识非常强烈。如果要组建一个与众不同的家庭,就必然要做好“被视为异类”的精神准备。比如“全职老公”,就会引来众人好奇的目光。将家务和育儿委托他人也会成为被指责的对象。规定夫妻同姓的民法被裁定合宪(2015年12月最高法院裁决),选择夫妻异姓不被法律认可,其背景也是日本社会存在着一种强大压力,要求支持固有的家庭形式。

最后我想指出的一个原因是,与夫妻关系相比,日本人心理上更注重亲子关系。这是单身寄生族(与父母同住的未婚者)形成的原因之一,同时也削弱了男女双方组建家庭的热情,而这种热情正是欧美家庭多样化的原动力——“形式无所谓,渴望的是性伴侣”。

在无伴侣的情况下满足“亲密的欲望”

现代日本社会结婚的人减少,有恋人者也在减少。这就意味着没有伴侣的单身者增加。那么,他们是如何满足亲密欲望的呢?亲密欲望包括“交流”、“浪漫情感”和“性欲”三个方面。在现代日本社会,通过“虚拟家庭”来满足上述欲望的趋势日益加强。

单身者如与父母同住且关系好的话,父母就会成为交流的对象。他们与同性朋友间的交流也很活跃。社交网站(SNS)的发展使得人们平时不需谋面,即可与熟知脾气秉性的朋友进行交流。另外,不少单身者与宠物生活在一起,将宠物视为家庭成员,借以满足亲密的感情需求。

其次,不少人是通过偶像、明星甚至迷恋游戏或漫画人物来满足浪漫情感的,他们在所谓2次元、2.5次元的世界中体验“虚拟恋爱”。社会上也为男性提供了夜总会等夜生活娱乐场所、 “JK产业(付钱和女高中生散步)”等商业服务,以满足他们对女性的浪漫情感需求。简言之,他们可以用金钱来购买短暂的浪漫心情。在上述这些场合,男女间犹如恋人一般进行交流。

至于性需求,由于视听设备及互联网的普及,如今男性可以轻而易举地享受色情了。也有很多男性利用被称为“风俗产业”的性服务。

虚拟家庭和虚拟恋爱的扩大

笔者(左)在香港的一家女仆咖啡店

如上所述,没有恋人的单身者增加,即使没有性伴侣也能满足他们亲密欲望的机会增加,虚拟家庭和虚拟恋爱等产业获得了巨大发展,这就是目前日本社会的真实面貌(没有恋人的未婚青年约为1000万人,其中400万人是不希望找恋人的单身者)。

当然,有恋人的单身或已婚者中,享受这种虚拟关系的人也不少。养宠物的夫妻,迷恋宝冢(宝冢歌剧团,演员全部为未婚女性——译注)的已婚女性,出入夜店的已婚男性等,并非是今日特有的。他们在真正的家庭关系之外,将这种虚拟关系作为一种附属物来享受着。所不同的是,如今越来越多的人,是在没有真实的家庭关系的情况下,仅仅依靠虚拟家庭或虚拟恋爱获得满足。

而且,以亚洲为中心,日本向全世界出口提供虚拟家庭或虚拟恋爱产业。所谓的“猫咪咖啡店”就已遍及全球。另外,日本的动漫、偶像以及女仆咖啡店之类也在亚洲乃至世界受到欢迎。

多样化会出现吗?

不过,日本也已经开始了多样化家庭的尝试。2015年,东京都涩谷区制定了《推进建设尊重男女平等和多样化社会的条例》,为同性伴侣正式登记结婚开辟了道路;毫无血缘关系的人们合租住房共同生活也不再稀奇;妻子外出工作、主要由丈夫操持家务的“家庭主夫”家庭也逐渐受到关注。如果社会逐渐接受各种家庭形式的存在,或许会有更多的年轻人优先考虑建立真实存在的家庭,与喜欢的人生活在一起。

是虚拟家庭继续发展下去,还是生活方式革命兴起,通过多样化的形式来恢复真实的家庭关系?如今,日本的家庭形态正面临着重大转变。

(写于2016年2月8日)

家庭 多样化 女仆咖啡店 虚拟 角色分工 经济差距 独身 单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