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 为了活得痛苦的人们:精神科医生的一些小小建议
在阻碍个性发展的“群体”中活出自我

泉谷闲示 [作者简介]

[2018.09.19] 其它语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日本社会强烈要求其成员具有同质性,“个体”突出是不受欢迎的。但是,因害怕孤立而放弃自我又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本期由临床经验丰富的精神科医生为读者讲述“不合群的勇气”。

我们真的可以说是生活在“社会”上吗

前几期为各位读者提供了一些找回自我的建议,不过那些建议的视角都是如何面对自己的内在。这一期我们来思考此前未曾触及的“外在”的问题。

置身于实行民主制度的发达国家,我们至少应该生活在“个人”受到尊重的“社会”中。然而现实情况又如何呢?

最近,职权骚扰和性骚扰问题以及官僚的“忖度”问题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在学校或职场内频繁发生的“霸凌”现象,无论怎样呼吁对策,还是全然不见解决的迹象。

我们的“社会”本应尊重“个人”,可现在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社会”与“群体”的差异

我们平时使用的“社会(society)”“个人(individual)”这些词语,是明治初期(1868年~)匆忙创造出来的译词。以前日本是不存在表示这种意义的词语的。没有这种词语,也就意味着不存在这样的实体。

那么,以前存在的是什么呢?

以前存在的是“世间”,由大小不同的各种“群体”构成,每一个人都是“群体”的“成员”。“群体”的“成员”基本上要求同质,“成员”中的“个体”突出是不受欢迎的。“群体”中重视习惯和先例,由“氛围”这个不成文规定建立起秩序,要求每一个“成员”严格遵守这种不成文规定。

而外来的“社会”这个概念,被定义为分别拥有不同感受和思想信念的各个“个人”的集合体。每个人都作为独具个性的存在被认可,在享受权利的同时履行义务。

由此可见,至今依然很难认为我们日本人生活在“个人”受到尊重的“社会”中。明治政府实施“文明开化”政策以后,虽然推行现代国家的概念和制度,但其“群体”的本质却不曾改变,依旧是“世间”掌控实权,而并非法律秩序。“虽然不违法,但是引发了世间骚乱,我对此表示歉意”,我们在各种道歉记者会上听到的此类不可思议的表达,就是这方面的佐证。如此看来,与其说日本是“法治”国家,或许不如称之为“世间治”国家更为准确。

“等级社会”与日语

在“社会”中,每个“个体”是独立存在的,而与此相对,“群体”则是“等级社会”,每个 “成员”都根据上下级关系确立其在群体中的相对位置。

上下级关系在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儒教所倡导的价值观,由年龄、所属时间及经历长短决定。“成员”之间的人际关系,首先要在交往中弄清楚哪一方在上,然后再根据由此确立的上下级关系,选择使用敬语之类的措辞。

日语中没有相当于英语中“you”的泛用第二人称代词,如果对方比自己地位高,则必须用“父亲”“前辈”“老师”“ 部长”等人际关系角色或职位来称呼。而指自己的第一人称代词也是根据自己与对方的关系分别用“我”“本人”“老子”来表达,这些称呼就像变色龙一样不断变化。比起“个体”的权利和义务,更重要的是要顺从“上面”的意志,独自做出思考和判断是不受欢迎的。

此外,词语本身也包含着上下级的价值观。例如英语中的“brother”完全不含年长年幼之意,而日语中的“兄弟”这个词却是由年长的“兄”和年幼的“弟”组合而成的。因此,我们使用的日语本身就包含着“等级社会”的强烈价值观。

精神科医生。作曲家。毕业于东北大学医学系。曾供职于公益财团法人神经研究所附属晴和医院等。1999年赴法国巴黎高等音乐师范学院留学,担任巴黎日本人学校教育咨询员。回国后,于2005年在东京开办精神疗法专业诊所“泉谷诊所”。著作有《“普通即可”之病症》《别把工作当人生价值》等等。

相关报道
系列相关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