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城市・臺南的「今後」令人憂心

文化 臺灣香港

小旅行的聖地,國外遊客造訪的人氣城市

近年來臺灣受到和中國的緊張關係及地震的影響,造訪屏東墾丁、花蓮太魯閣、嘉義阿里山等代表性觀光景點的遊客數銳減,各地都受到了衝擊。在如此逆境中,位於臺灣南部的臺南,不僅來訪旅客數沒有下降,而且是少數持續成長的地方城市。

為何臺南如此受歡迎?我問臺灣的親朋好友,大家都回答:「因為有美食!」對我們日本人而言,無論在哪裡品嚐臺灣料理都覺得很美味,但對臺灣人來說,一提起美食之都,馬上就會想起臺南。以熱水汆燙新鮮牛肉片的「牛肉湯」、使用臺南沿岸養殖虱目魚的「虱目魚粥」,還有加進口感彈牙小卷的「小卷米粉」等等美味的臺南小吃,可說是不勝枚舉。

此外,孔廟加上赤崁樓、林百貨、臺南文學館等等,來到臺南一定要看的歷史建築和古蹟,亦是多不勝數。

從臺北搭乘臺灣高鐵,前往美食和觀光景點滿載的臺南,2個小時以內即可抵達。不會太近也不會過於遙遠的距離,對於留宿一晚的週末小旅行,正是最適合的地點。臺南出身的作家、也是nippon.com專欄作家的米果,這10年來持續觀察臺南,並在自己臺灣的「獨立評論」連載文章中寫道:「臺南竟然變成一個島內小旅行的聖地」。

我自己本身也在這5年之間,持續造訪臺南,現在仍有許多想去品嚐美食的店家,以及觀光遊覽的地方;另外,我想讓更多日本人體驗臺南的魅力,寫了《我的臺南》等2本關於臺南的書。這些努力,獲得了回報,我聽到許多至今不曾關注臺南的人,帶著我的書造訪臺南,前往書中所介紹的店家享用美食,然後徹底變成臺南迷。

歇業的佳佳西市場旅店,丕變的神農街

但似乎也不能太過輕忽大意。

今年6月底,我出席了拙作『台南—「日本」に出会える街』(新潮社)的中文版《什麼時候去臺南?一青妙的小城物語》(天下文化)的發表會,再次前往臺南。

和開車來接我的臺南朋友一邊交換近況,一邊前往臺南市內。在車裡,從她口中聽到幾個讓我震驚的消息。

「佳佳西市場旅店歇業了」「神農街已經不是以前的樣子了」

佳佳西市場旅店是臺南老屋改造的先驅,廣為人知,其代表性的設計旅店風格,更是獨樹一格。而神農街則是清朝時期的繁盛街道,沿街孕育出充滿各種獨特氛圍的小禮品店、民宿和咖啡店,一到夜晚打燈後,更是人聲鼎沸,甚至連移動都有些困難。若是說和臺南的簡介封面上的照片一模一樣,應該很多人馬上就會明白吧。

佳佳西市場旅店(攝影:一青妙)

這兩個臺南代名詞般的地方,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我馬上前往神農街一探究竟。抵達後,首先映入眼簾的是,街道入口的牆壁整個掛上了氣派的巨大看板,讓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朋友告訴我那是「夾娃娃機的店」。店門口為了防止冷氣外洩,掛著透明的塑膠布簾,內部盡是熊、鯨魚、鴨子、熊貓等等填充玩偶的夾娃娃機臺,總計超過20臺。

夾娃娃機(攝影:一青妙)

這裡原本是什麼店……?試著回想,腦中卻是一片空白。但可以肯定的是,至少不是這種只有機械又冷冰冰的無人店舖。

夾娃娃機店的隔壁則擺飾著許多韓服,牆壁上寫著「韓服1小時200元」「和服1小時300元」,原來是租借韓服與和服的商店。我好幾次問朋友:「臺南現在流行韓服嗎?」

租借韓服的店面(攝影:一青妙)

街道左側第一棟建築,原本應該是「永川大轎」的工廠,現在也失去了蹤影。永川大轎是傳承三代的老店,長年以來持續製作神明乘坐的「神轎」,在此可以看見嚴肅專注的職人師傅們,認真製作神轎的身影,現在卻成了一間販售雜貨的商店。

神農街入口兩側的4家店鋪,全都換成了不同的商家。

這與我之前造訪時的狀況完全不同。擁有舒適空間的咖啡店,默默熄燈歇業,店門口立起了出租看板,上面寫著不動產商的聯絡電話。

偶然間遇見了住在神農街底、經營民宿的陳女士一家,對她來說,神農街是每天的生活場域,應該也充滿了兒時回憶。她對神農街如此快速的變化有何看法?

「這是時代的變遷啊。」

雖然只是在路邊的短暫交談,也許是心理作用的關係,他的笑容看起來有些落寞寂寥。

短視近利,沒有規範的改建

全長約300公尺的神農街,從過去的清朝時期開始,一直維持著特殊的木造住家樣貌,留存至今,加上巧妙改造後出現的個性咖啡店和藝術家工房,當地居民亦能保持一般的日常生活。對我而言,走在石砌街道上,在臺南舒服的微風吹拂之下,窺見承繼了好幾代的職人手藝和人們的生活日常,宛如穿越時空,回到古都臺南,這就是我喜愛神農街的原因。

這次翻譯出版的拙作裡,我介紹了許多臺南神農街的店家,但不到一年之間,三分之一已經變成其他商家,讓我想起編輯在整理資料時的苦澀無奈。

發展為觀光勝地的過程中,出現某種程度的變化,也是在所難免,但是否應該秉持著某種一致的方向性進行開發比較好呢?我陷入摻雜著惋惜與懊悔的思緒裡。

抵達臺南當天,正是佳佳西市場旅店最後的營業日。這間旅店由臺灣的首位女性建築師・王秀蓮在1970年代設計而成,其後,幾位與臺南有緣的創意人聚集,將長久以來被棄置成廢墟的建築,重新改造成設計旅店。2009年開幕營運以來,隨著臺南的人氣漸旺,佳佳西市場旅店也持續受到矚目。

27間客房都有不同的設計概念,每一間皆大異其趣;日本的建築師也曾參與設計;我也曾在富有獨特個性的臺灣電影導演蔡明亮設計的客房中住宿,度過了美好的一夜。

不僅是設計,地點也絕佳。日本統治時期的1905年建造,現在仍使用中的「西市場」旁邊,就是旅店所在地,在年輕人的努力下,成功振興街道的「正興街」也在附近。對觀光客來說,沒有更方便的地點了。佳佳西市場旅店的設計、知名度和地點都無可挑剔,卻在6月底正式歇業了。

如此有人氣,為何會歇業?在西市場出生長大,一路看著臺南變遷的謝文侃表示:

「雖然佳佳西市場旅店的歇業有許多複雜的因素,旅館增加了,觀光客卻沒有等比增加,每間旅館都被迫削價競爭。」

謝先生自己也同時經營幾家民宿。要維持一定水準的品質,就必須收取某種程度的住宿費用。小型的住宿設施無法與擁有資源的大型連鎖旅館相抗衡,每家都很煩惱該如何經營下去。

此外,對於神農街的變化,謝先生還提到:「那和臺灣人的短視近利也有關係。只是,更令人擔心的是,漫無計畫興建的建築物。夾娃娃機的店家,可能3年就結束營業,但蓋好的建築物會在那個社會之中,存在至少50年以上。」

佳佳西市場旅店確實在臺南留下了穩固的品牌形象,卻仍宣告歇業,從一個外國的臺南迷看來,只能說「實在太可惜了」。

人潮使租金上漲,「撐不下了!」

臺南商業區中大部分的老屋,其土地和建物的所有者、店舖的經營者都是不同人,隨著臺南逐漸成為觀光勝地,店舖的買賣營業額當然也會上漲,房東則強勢地向商家調漲租金。

「因為房租漲,所以快撐不下了!」

好幾次從認識的店家老闆口中,聽到這樣的話語。

兩者若能取得平衡,就不會有問題,一旦配合不好就會出現問題。原本的店家被迫遷移,由新的店舖取代進入,或是也有房東欲得漁翁之利,自己下來經營商店。更有不少狀況是,原有的土地和建物遭出售,而買主拆除後,在原址上興建現代風格的建築。

並非要大家完全無視於眼前的短期收益,僅以長遠目光去追求利益,我認為重要的是取得平衡。有句話說:「溫故知新」,意思是理解過去,以求新意,臺南的發展已經進入了全體都應該冷靜地思考「溫故知新」真義的時期,以求地域全體的提升。

神農街街景(攝影:一青妙)

重新思考臺南價值,發展與保存之間取得平衡點

臺南的優點,並非數字或經濟價值可以量測。美味的食物之外,臺南人對觀光客的親切和人情味更是令人難以忘懷,不管去過幾次都不會膩,覺得下次還想再去。

臺南獨一無二的魅力,就在於滿滿的人情味。

有一位臺南人,名叫馬路楊先生,他在神農街附近開檳榔店,僅約1坪大小的店面,至今已有500多組、總計超過3000多人次的日本人到訪,這間「外國觀光客也可以造訪的檳榔店」,被臺灣和日本的電視臺和報章雜誌多方報導,成為臺南的民間大使,日日繁忙。

我在自己書中曾介紹過馬路楊先生,也許多少提升了他的知名度,但之後他的人氣因SNS及到訪過後的口耳相傳而廣為流傳,大家都說,去馬路楊先生的店裡,就能感受到真正的臺南,或是可以接觸到臺南人的人情味。

我認為,馬路楊先生才是臺南核心價值的象徵。臺南擁有成千上百個像馬路楊先生一般充滿人情味的市民,雖然默默無名,卻每天每日,讓從外地前來的觀光客覺得感動。

臺南在急速發展之中,對臺南價值不甚關心的人持續流入,連臺南的價值核心――人情味都失去了這件事,比起一、兩家店的消失,可說是無法比擬的巨大傷害,更是難以挽回的遺憾。

本文開頭也曾提到,臺灣擁有許多如九分、日月潭、阿里山等世界知名的觀光勝地。但是近年來,無論何處都雜亂地出現風格相似的餐廳和紀念品店,讓人覺得沒有特色。每到旅遊旺季,單調且均質的觀光開發手法,在報章雜誌上受到許多激烈的批評。

當然,日本並非沒有這樣的狀況。只是,像京都、金澤和倉敷這樣的古老城市,歷史建築的保存和景觀的維持,地方政府都訂立了嚴格的管理規範,就算是建物的所有者,想要任意出售或改建都有很高的難度。像臺灣這樣,自由度很大有時候是助益,但若想維持整體的歷史氛圍,有必要進行某種程度的限制。

希望臺南不會失去獨自的魅力,今後也能取得發展和保存的平衡點,大步向前。身為臺南的親善大使,期盼臺南在日本越來越廣為人知,聚集更多人氣,我也將為此持續努力。

作者一青妙在神農街(提供:一青妙

標題圖片:情侶在臺南街上自拍照片(攝影:一青妙)

觀光 日本 臺灣 臺南 馬路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