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過「防衛裝備轉移三原則」草案的理由

白石隆 [作者簡介]

[2014.04.25]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取代「武器出口三原則」的「防衛裝備轉移三​​原則」

日本政府在3月11日召開的國家安全保障會議(NSC)上,審議通過了「防衛裝備轉移三​​原則」草案,以取代1967年頒布實施的「武器出口三原則」。該草案提出,(1)明顯妨礙維護國際和平與安全時,不轉移(出口)防衛裝備;(2)對允許轉移的情況進行限制和嚴格審查;(3)進口方將防衛裝備用於目的以外或向第三國轉移時,需獲日方事先同意並置於妥善管理之下。這個草案如果4月獲得內閣會議通過,那麼在「有助於促進和平貢獻與國際合作」、「有助於日本安全保障」的情況下,政府將認可向外國政府或聯合國等國際機構「轉移防衛裝備」。

鑑於新三原則草案,政府在執政聯盟自民、公明兩黨的安全保障問題研究小組會上正式提出,在出口武器或相關技術之際,重要議案須經NSC判斷是否可行並公布結果,而且,重要議案之外的出口件數及出口地點等,也須以年度報告形式公布。對此兩黨均表示基本接受。政府還列舉了可獲防衛裝備轉移認可的情況,如「可向與日本有安全保障合作關係的國家,出口救災、運輸、警戒監視、清除水雷等方面的裝備用品」,並表明了還可向日本的sea lines of communication(海上交通線)所在海域的沿岸國家出口防衛裝備的方針。但據說是政府考慮到公明黨對放寬武器出口持慎重立場,因而迴避了「海上交通線」的表述。

從執政黨內的爭議也可看出,怎樣限制、如何控制防衛裝備的轉移或出口的問題似乎極受關注。通過這樣的議論,若能達到有助於國內外更好地理解防衛裝備轉移三​​原則之目的,則再好不過了。但是,只要看一看新聞報道中「為什麼今天必須以新三原則取代武器出口三原則?」的質疑,就不禁讓人心生這樣一種不安:人們對其中最根本的用意到底理解了多少呢?故而,以下我擬就此稍作論述。

必須保持並加強構成防衛能力之基礎的工業實力

重審武器出口三原則,早在民主黨野田佳彥執政時期就已開始。(相關報道1)(相關報道2)實際上,2011年12月,日本政府就已決定放寬武器出口三原則並設定了新的標準,將參與國際共同研發生產戰鬥機、向以維和、人道為目的聯合國維和行動(PKO)等提供裝備用品等視為例外。所以可以說,此次制定防衛裝備轉移三原則,是對這一做法的繼承。那麼,為什麼需要重新探討過去的原則並制定新的原則呢?

防衛能力的基礎是工業的實力。國防工業在許多國家都集中在國營企業,日本則完全依賴於私營企業。但是,面向防衛省的國防工業(包括防衛裝備用品等的開發、製造、修理、後勤支援和維修服務等)產值低於2兆日圓,不足日本工業生產總值的0.8%。國防工業的市場規模取決於防衛省每年度防衛裝備維修、採購的預算。然而,考慮到當前的財政危機,防衛省預算難望大幅增加。另一方面,隨著防衛裝備的高性能化、複雜化,價格也在不斷上升,故而採購數量減少,導致國防工業利潤下降,預計私營企業將越來越難以維持中長期的國防科研和生產製造。

那麼應該怎樣做呢?如果日本國內無法維持國防工業的生產和技術,那麼國家就只能力圖採取下面的辦法。即,選定日本國內應予保持的國防產業和技術領域並加以培養保護,進而通過有效的選擇和集中,維續並完善中長期穩定的國防能力;與此同時,加強與美國及其同盟國之間的合作,參與新一代國防裝備共同研發與生產,探索擴大零部件產業市場,並加強國防企業的經營基礎,致力於保護、培養、提高日本的防衛裝備的生產和技術基礎。重新審視武器出口三原則和制定防衛裝備轉移三​​原則的基本觀念可謂正基於此。

安全保障與科技創新

還有,雖說與防衛裝備轉移三​​原則沒有直接關係,但就培養構成國防能力基礎的強大工業,筆者想提請讀者註意的是,在2011年8月內閣會議採納的《第4期科學技術基本計劃》中,提出從我國的長遠大局出發,應該持續、廣範、長期推進研究開發並不斷累積成果的,將「加強國家安全保障和關鍵技術」作為研發的優先領域。

《科學技術基本計劃》對「國家安全保障和關鍵技術」做了如下表述:府將積極推動各項研發,諸如以確保和開發有用的天然資源為目的的海洋勘探、資訊收集和通信等與實現國家安全保障和國民生活安全等緊密相關的宇宙運輸、衛星開發利用技術;為早期探測預報地震、海嘯等的陸海密集觀測、監視、災害資訊傳遞技術;為確保我國獨有能源來源的新能源技術;世界最高水準的高性能計算(HPC)技術;地理空間資訊技術;有效而可靠的資訊安全技術。

上述種種技術,無論對民生還是國家安全保障,可以說在所有領域中均是極為重要的,但也是難以期待私營企業、大學開發的技術。自安倍晉三第二次組閣以來,作為日本重建經濟、增強產業競爭力的一環,政府極其重視科技創新政策。這本身是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但是,必須指出,對於諸如高性能飛機發動機技術、海洋無人探測技術、海洋能源及礦物資源開發和生產技術、衛星觀測技術、核污染廢棄物的減容及降低有害度等的核心技術開發,重要的是需要有國家長期、持續、並且是相當規模的資金投入。

期待《nippon.com》的不斷發展

我本人將於2014年3月31日辭去《nippon.com》總編職務,4月1日起,東京大學副教授川島真將接任總編一職。2011年《nippon.com》創刊之際,我曾在發刊詞中表示過,希望這個網刊能像《中央公論》那樣,在日本的言論界發揮應有的作用。之後我在《中央公論》前主編宮一穗先生的協助下,一直致力於將《nippon.com》辦成開展21世紀「公論」(※1)的平臺。現在,《nippon.com》深得讀者的支持和理解,點擊率也在不斷增加。在此,我謹祝願《nippon.com》在新總編川島真的領導之下,成長為日本最具代表性的多語種網絡傳媒,並望讀者繼續予以大力支持。

(2014年3月26日)

(※1)^ 公正而無偏頗的議論,合乎道理的言論——(日本)《大辭泉》

  • [2014.04.25]

nippon.com總編。政策研究大學院大學校長、日本貿易振興機構(JETRO)亞洲經濟研究所所長。1950年出生於愛媛縣。1974年完成東京大學研究所國際關係論碩士課程,1977年完成美國康奈爾大學研究所博士課程。歷任康奈爾大學歷史系亞洲研究學科教授、京都大學東南亞研究中心教授,從2005年開始任政策研究大學院大學教授。 2007年獲紫綬褒章。2009年1月至2013年1月任內閣府綜合科學技術會議成員。著有《海洋帝國——如何思考亞洲》(中央公論新社/2000年/獲讀賣•吉野作造獎)、《帝國及其局限——美國•東亞•日本》(NTT出版/2004年)等。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