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述日本的看法,代言人不可或缺——卡爾達教授
[2013.10.01]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安倍政府打出了「奪回自信與自豪」的政策,但與鄰國中國、韓國的關係卻出現了前所未有的緊張。我們採訪了美國的遠東問題研究最高權威卡爾達(Kent Calder),請看他對日本的公共外交動態及前景的分析。

卡爾達

卡爾達Kent Calder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級國際研究學院(SAIS)賴世和東亞研究所所長、SAIS日本研究項目負責人。獲得哈佛大學博士學位後,在普林斯頓大學執教。歷任戰略國際問題研究所日本部長、美國駐日大使特別助理等職。近作有《太平洋聯盟:重振美日關係(Pacific Alliance: Reviving US-Japan Relations)》(日譯本,wedge,2008年)、《新大陸主義:能源和二十一世紀的歐亞地緣政治(The New Continentalism: Energy and Twenty-First Century Eurasian Geopolitics)》(日譯本,新潮出版社,2013年)。

期待政治走向穩定

——7月的參議院選舉結果,使自民黨在眾參兩院都確保了穩定多數的席位。為此,人們對今後日本經濟的復甦充滿了期待。但另一方面,也出現了對外交右傾化的憂慮之聲。

卡爾達 確實是這樣,而這種憂慮是基於第一次安倍政權(2007-2008年)時期在諸如慰安婦等問題上的言論及政策的。安倍首相從中學到了很多,變得更為謹慎了。雖然至今仍然抱著要「改變日本」並「恢復傳統價值觀」的想法,但考慮到地區關係、復甦經濟等問題,他不得不做出不同的選擇,看似比較理性。

以美國為首的世界需要與安倍政府合作,這是毫無疑問的。即便多少存在一些不同認識,未來三年,日美兩國政府在各項政策上必須通力合作,國際形勢也要求日本經濟成長。考慮到中國的崛起和世界局勢的變化,安全保障等對兩國來說都是重要的問題。網路安全、智慧財產權等也是歐巴馬總統和安倍政府共同關注的領域,在政策方面也具有一致性。

消除「關注度差距」

——目前令日本愈發擔憂的是「關注度差距」,即相對於日本對美國的關注度,美國對日本的關注度極低這樣一種憂慮。

卡爾達 在以往的美國決策過程中,日本也並非是優先對象。在種種課題之中,毋寧說日本的立場沒有得到彰顯。日本的貢獻應該更多地為人所知,但現狀是並沒有得到很好的認識。正因為如此,在美國史上占有一席之​​地的甘迺迪家族的成員卡羅琳・甘迺迪如果被正式任命為駐日大使的話,那一定能夠帶來非常好的影響。

——您在去年出版的《新大陸主義:能源和二十一世紀的歐亞地緣政治》一書中,論述了地緣政治和能源問題。您為什麼會關注歐亞大陸呢?

卡爾達 歐亞大陸在靜靜地發生著變化,它對日本和世界的未來都具有歷史性的意義。蘇聯的解體、中國的現代化和印度的改革相互作用,產生出新的橫貫大陸的成長動力。歐亞大陸與從前相比,無論政治還是經濟都有了更加密切的聯繫,日美必須應對這種變化。

安倍首相採取了強化日俄外交以及今年春天通過歷訪中東、東南亞的方式來應對這一局勢。特別是東協地區,對日本來說在戰略上是極其重要的。我認為,大陸主義和中國的崛起​​,在未來將會使這種與東南亞關係的重要性與日俱增。

重新認識日美同盟的重要性

——在與中國的關係上,您認為日美同盟將起到怎樣的作用呢?

卡爾達 長期以來我一直認為,「美國、日本、中國」這個概念,有損於日美關係,不是一個理想的解決問題的方法。但是現在,在許多問題上我感到這三個國家的溝通是有益的。例如能源和環境問題。其它還包括人類安全、海盜對策等類似於安全保障的問題。

G2構想伴有危險性。當然,美國必須和中國構築建設性的穩定關係。但是,為此而犧牲日美關係,那麼從長遠角度看,對這一地區是危險的。安全保障問題最終還是應該在日美框架中處理。日美中的對話,更多的是應該在其它領域發揮作用,例如能源、環境、海盜對策等。

——人們認為日本在近20年中變的內向,在國際舞台上的影響力薄弱。您認為日本是否有重返國際舞台的跡象?

卡爾達 我認為是有的。可以說這是安倍政府積極姿態的一個方面。2006年以後,日本每年更換首相,讓各國政府感到不必認真對待日本政府。與中國、韓國的緊張關係,其部分原因也在於此。他們給日本政府施加壓力,維護本國的利益,沒有考慮為此會犧牲長期的外交政策。但是,在現政府下已漸漸有所改變,這一點我認為是好的。

安倍首相重視歐亞大陸的意義非常重大。這一地區擁有相互關係日趨密切的俄國、中國、印度等主要國家,在世界上也逐漸成為不可忽視的存在。當然,日本對自身歷史的認識以及當自身政治、軍事政策劇變時他國所產生的憂慮的理解,也是非常重要的。

應大力宣傳日本的貢獻

——最近,作為更為柔軟的外交手段,日本增加了對外傳播事業的支出。

卡爾達 日本在外交及政策上的當務之急是日本的復興,以及讓人們廣泛了解日本正以極為建設性的方式意欲為世界經濟作出貢獻。例如在開發領域,主辦了非洲開發會議(TICAD)等,在與非洲的關係上,日本發揮了重要作用,和歐巴馬政府的關注也是一致的。但是,這些政策和貢獻度還沒有被人們充分理解。這些是日本現今應該優先推進的領域。

——您是否認為日本不擅長這種公共外交或是與不同文化的交流?

卡爾達 如今的日本,讓我甚至感到在一些外交領域都變得非常內向。確實在美國,特別是在華盛頓,有一些雄辯四方的日本大使。但更加重要的是,無論華盛頓還使其它任何地方,在各類一線組織機構、特別是非政府組織中,需要有代言人,他們能夠正確闡釋日本的立場和見解或者傳達那些對日本表示理解的觀點。

採訪、撰文:Peter Durfee(Nippon Communications Foundation理事),摘譯自英文原文
攝影:Koderakei

  • [2013.10.01]
相關報道
其它訪談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