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 日本“独此一家”
日本:长寿企业 世界之最
从老字号看企业永续的秘诀

舩桥晴雄 [作者简介]

[2013.09.26]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日本拥有许多创业历史超过百年、二百年的企业,其中不少又是由传承数代的家族守护、发展至今的。请看智库“天狼星学会”董事长舩桥晴雄对这些长寿企业生存方式及其背景的解析。

创业百年以上的企业约2万家

我国为数众多的长寿企业,它们的生存方式也许能为现代的新型产业社会和企业带来某些启示。这是因为,他们才是真正将可持续发展作为“最值得珍视的价值”实践至今日的群体。那么下面就来考察一下这些企业的长寿秘诀。

我国拥有为数众多的长寿企业。其中不少又是由传承数代的家族守护、发展至今的。据统计,全国124万家公司中,创业百年以上的公司大约有2万家,其中二百年以上的约1200家、三百年以上的约400家,五百年以上的约30家、一千年以上的有7家。

长寿企业多见于以下类型的行业:(1)与生活密切结合、(2)以家庭为单位的经营、(3)与传统文化息息相关。

上述(1)主要是食品、药品,即日本酒、日式点心、酱油、黄酱、中药等。较之奢侈品,这类生活必需品无疑更具强大的生存空间。

(2)中最具代表性的,有旅馆、抄纸工、铁匠、铸工等需要工匠技艺的行业。一般认为,以家庭为单位的经营,使企业易于存续,对社会的变化有较强的适应能力。

(3)主要是长年制作在皇室、诸侯、寺院神社、茶道、花道、能乐等传统文化活动中所需的物品、道具的行业,最著名的是“千家十职”,即专门为千家(千利休(※1)家族)生产茶道用具的十个世袭家族企业。

日本长寿企业之多的原因

为什么我国有如此之多的长寿企业呢?其理由可以通过三个角度考察,即日本所在的地理条件、历史中形成的思想和宗教观、经营观和企业观。

第一,是日本的风物风土。其特征可以概括为孤居于大海的岛国、温暖多雨的气候,国土狭长而富于变化的地形。孤居大海大大减少了外族入侵的危险(仅受到“元寇”入侵),在这一点上,与不断受到外族入侵的中国和欧洲等大陆国家有着显著的不同。而且,温暖多雨的气候,适宜于稻米耕作,可以养育生活在狭小国土上的众多人口。此外,多样化的地形起到了一种保险作用。

第二,日本人的思想和宗教中,存在着兼容并蓄,共存共荣的想法。最具代表性的,可以说是作为一国元首,在世界上历史最为悠久的皇室的存在。我国没有中国传统的“易姓革命(※2)”思想,皇室是以“万世一系”为前提的。

另一个特色也被称为思想的杂居性,日本人一直生活在神道、儒教、佛教和平共处之中。在这样的世界中,一神教世界中的那种排他性血债血偿的宗教战争当然不会发生,实际上也没有发生。这种现象也可以说成是没有原则和不够彻底,但在另一方面,它孕育了珍视和谐,以宽容为重的风土。

日本酒爱好者无人不晓的“飞露喜”牌“无滤过生原酒”。 无滤过生原酒由于不易保存,限量上市,因而只在一部分地方酒专卖店有售,以“梦幻之酒”而闻名。该酒的酿造厂“广木酒造”,位于福岛县会津盆地西侧的会津坂下町,是江戸时代中期起家的老字号酒厂

(摄影:鹈泽昭彦)

受到日本人的经营观和企业观的影响

第三,是日本人独特的日本人的经营观和企业观。换言之,日本人的经营目的,不是单纯赚钱,而是认为经营活动具有社会意义。同时,日本人对企业组织不抱所有的观念。我们一直认为,企业首先是家传的产业,应该代代继承下去。多位长寿企业的经营者都异口同声地说,我们自己就像接力赛的选手那样,把从前一辈人手中接过来的接力棒,切实无误地传给下一代,这就是我们的使命。

而且,如同企业的所有者或经营者都不认为企业只是赚钱的工具,不可随心所欲为所欲为一样,企业的员工也不把企业单纯当作自己出卖劳力以维持生计之所,不认为企业是资本家的,资本家和雇员是敌对关系。

许多日本人在公司里都期待通过工作实现自我,充实自我。他们认为钱虽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如何在工作岗位上度过充实的时光。抱着这样的观点,那么员工们肯定是对公司怀有一定感情的。

如上所述,日本人的这种经营观和企业观,可以认为对促进企业的持久生存起到了积极作用。

明确的使命和长远的目光

虽说如此,但也不是所有企业都幸存下来。

能够克服种种危机幸存至今的企业是有限的一部分。在分析考察这些长寿企业之际,我们可以发现它们的一些共性,在这里概括为八大法则。

第一,是具备明确的使命、远见。自己从事经营的目的是什么?公司不可丢失的强势是什么?经营者或继承人应该留意的是什么?针对这些问题,具有明确的方针并付诸于实践。所谓方针,既有以家规家训这种明确的文字形式留存下来的,也有通过口授秘传在后继者中代代相传的。

另外还有流传下来的创业者轶事、言行,代表其价值观的某种行为、仪式等。但是毫不例外地可以说,没有明确价值观、支柱的长寿企业是不存在的。

第二,以长远的观点从事经营。长寿企业本来就具备历史的积淀,200年历史的企业会放眼另一个200年,500年历史的企业会放眼另一个500年。因而,经营之根本,不是急功近利,追求眼前的利益,而是着眼于长期的繁荣。

而且,重中之重是守护企业得以长期繁荣的“暖帘”。“暖帘”最初是用于遮阳避尘的,之后在它上面印上了商号,于是又被人么用来表示企业的信誉。所以,玷污这个“暖帘”,即败坏商号,是最做不得的事情。

福岛县会津若松市东山温泉的老字号旅馆“向泷”。江户时代(1603年-1867年)曾是会津藩疗养所,1873年作为旅馆创业。从伊藤博文等明治维新的元老到野口英世博士、歌人与谢野晶子以及现在的小泉纯一郎前首相等许多知名人士都曾在这里住过。明治风貌的茶室式建筑,被列入国家有形文化遗产。

(摄影:鹈泽昭彦)

重视人才,以人为本的经营;顾客至上,服务社会的意识

第三,是以人为本的经营理念。在许多长寿企业,员工不是单纯的“配件”,而是被看作不断成长的企业之核心力量。因而它们热衷于公司内部的教育,用长远的目光来考核、录用人才。有的还特地将员工与公司同心同德共创繁荣写进家训。

另外还应该注意的,是经营方将重视人才贯彻始终的姿态。特别是在公司管治方面,许多企业构建了将缺乏素质和积极性的人排除出公司高管的体系(确定接班人、掌握统治之道、在家族会议上排除不合格者)。而且,还采用了将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类似今天的运营主管人制度这种结构。

第四,彻底贯彻顾客至上理念。毋庸置疑,企业无论大小,都是有赖于顾客才得以生存、发展的。但是,利令智昏或坐享其成,怠慢顾客,也是长寿企业特别需要加以警戒的。

第五,应该说是服务社会的意识。这不是指自己从事的经营不受社会责难这种理所当然之事,而是要具备更加积极地通过商业活动贡献于社会这种基本姿态。

不畏变化,质朴节俭

第六,是不畏变化,不断创新的态度,也可以说是走出过去成功的光环,勇于求变。分清什么是应该随着社会和顾客需求改变的东西,什么是绝不可变的东西,有时必须大胆果断地自我改变,这无疑就是长寿的秘诀。

对这种认识,有各种表达形式,例如“自我反省,不满足于现状”、“不易流行(※3)”、“老铺新店”、“一代必创一新”等等。其中心思想,归根到底只有一个,就是如何生存下去。

第七,是质朴节俭的告诫。我国一向视浪费资源为“可惜”,无论是企业经营还是各自的生活,都极力提倡简朴和节约,而且强调俭省节约有别于吝啬。俭省节约是为将来的投资积攒资金,吝啬则仅仅是为了存钱而过分爱惜财物。更为重要的,是厉行节约大大有助于提高经营者和企业素质,培育事业发展中不可或缺的正直诚实的组织风貌。

寺院梵钟产量占据国内市场份额70%的厂商老子制作所,是位于富山县高冈市的创业200年的老企业。在西本愿寺、三十三间堂、成田山新胜寺、池上本门寺等名刹古寺,都能看到他们制作的梵钟。此外还有来自国外的交易。

(老子制作所提供)

努力继承价值观

最后一点,就是不懈努力,在企业内部保持和继承上述的价值观和经营理念。长寿企业总会努力通过各种场合、手续、仪式等,重温和咀嚼企业的价值观、创业人及其家族的历史、在与员工共渡难关中结下的纽带等,并且把它们代代相传下去。

总而言之,“企业长寿的法则”,就是要明确自己的生存目的和使命,培养一定的竞争能力,适应社会的变化,重视利益相关者;“企业也是社会的一员,与社会共生,被社会赋予生存的活力”,抱着这种态度,长期不懈地努力提高自身能力,脚踏实地地谋求生存和发展。

(参考)舩桥晴雄《新日本致富宝鉴―企业永续的法则―》(日经BP社,2003年)、英语版Timeless Ventures: 32 Japanese Companies that Imbibed 8 Principles of Longevity, Tata McGraw-Hill, 2009.

※今后将随时刊登与此文相关的日本各地老字号企业的报道(Nippon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编辑部)

深受江户百姓喜爱的食材之一“泥鳅”。烧泥鳅营养丰富,是增强体力的一道菜肴。在1801年创业的“驹形DOZEU”里,你既能品尝江户料理,又能体验昔日情趣,在今天是一家不可多得的名店。现在的建筑是1964年翻建的,它再现了江戸时代的原貌。

(摄影:加藤Take美)

标题照片:歌川广重「岩城舛屋前的热闹场景」(PPA/Aflo)

(※1)^ 1522年-1591年,日本茶道的“鼻祖”和集大成者。

(※2)^ 指一姓王朝通过暴力革命推翻另一姓王朝建立新王朝,形容中国王朝更替频繁。

(※3)^ 指历久不变(不易)与应时变化(流行)的对立统。

1946年生于东京。东京大学毕业后进入大藏省(现在的财务省)。历任大藏省副财务官、国税厅副厅长、证券交易等监视委员会事务局局长、国土交通省国土交通审议官等,2002年退休。2003年成立了经济伦理、企业伦专业智库“天狼星学会”,任董事长。主要著作有《漫步日本经济的故乡》(中央公论新社)、《新日本永代藏》(日経BP社)、《锤炼企业伦理力》(KANKI出版)、《从古籍中学习经营术三十六计》(WEDGE)等。

相关报道
系列相关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